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广州中山纪念堂建设始末(曾耀登)

从化大小事 2019-06-22 01:12:29

前言: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从化良口建有一座“中山纪念亭”,在民国二十年(1931年)由国民党六十三军军长张发奎主持修建,在抗战期间曾经被日军飞机的炮弹碎片击中,幸未造成严重破坏,如今纪念亭仍在。籍此缅怀前人之际,对在广州及从化的与先生有关的建筑进行一番了解。


孙中山(幼名帝象,学名文,谱名德明,初字日新,后改逸仙,旅居日本时曾化名中山樵,“中山”因而得名。孙文使用过的化名有30多个),1866年11月12日生于广东香山县。早年行医,1894年创立兴中会开始从事革命运动。1905年提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1911年领导武昌起义推翻帝制,被推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颁布临时约法。隔年被迫辞职,后改组同盟会为国民党,发动二次革命和护法战争。1924年确立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政策,发表新三民主义,创立黄埔军校,年底扶病到北京共商国是。1925年3月12日病逝北京。孙中山为中国耗尽毕生精力,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


为寄托对孙中山先生的哀思,民众倡议建造纪念堂等建筑物,其中,当时代行大元帅职权,兼任广东省省长的胡汉民于1925年4月13日《致海外同志书》中明确提出“以伟大之建筑,作永久之纪念”的建堂计划,得到各界的响应。经过多方讨论,国民党中央党部最后以广州市的旧总统府作为纪念堂选址。纪念堂以及碑建筑费需150万元。建立募捐队伍发动社会,共筹得民间募集30余万,同时广东省政府共拨款116万元(1927年7月至1929年5月)给予支持。


为高标准高质量地建设纪念堂,“建筑中山纪念堂委员会”向社会征集纪念堂与纪念碑的图案。据1926年2月25日《广州民国日报》记述:

粤秀山之中山纪念堂的建筑计划,听闻其规模极大,建筑费定为一百万元。惟兹事体大,种种事务均需人主理,闻政府拟设立一“建筑中山纪念堂委员会”。会员之产出,由国民政府擢定先总理家属一人、指派国民政府一人、人民团体一人、建筑家一人、美术家一人,闻家属中已推定孙科,并派秘书长陈树人为委员,其余建筑家、美术家未定,而人民团体则拟派金曾澄云。


而当年9月1日的《广州民国日报》还有这样的告示:

中山纪念堂及纪念碑图案,现统陈列于国民政府大客厅内,兹将其评判规则录后:……(一)纪念堂图案之评判由筹备委员会敦请左列人员为评判员担任评判:1、旧派中国美术家二人。2、新派中国美术家二人。3、西洋派美术家二人。4、建筑或土木工程师二人;(二)入选图案之最终决判,由筹备委员会执行之;(三)入选图案应评定有奖图案三名,名誉奖三名;(四)评判员为名誉职;(五)应征图案统陈列于国民政府大客厅内,由八月二十六日起,至八月三十日止,每日上午九时至十二时,下午二时至五时,由评判员至陈列室阅览评判;(六)评定后,由九月三日至九月九日为公开展览时期,市民得到陈列室自由观览,但须领有本会所发之阅览券;(七)图案奖金及征求图案条件,参看《征求图案条例》,评判员用之为评判要点,由筹备委员会临时供给;(八)评判员应于八月三十一日以前,将各人单独选定之最佳图案三种暗号及次序函告筹备会,并附意见;(九)筹备会于接到各评判员之评判结果后,召集各委员开会,根据上项评判结果,决定应征者之得奖名次登报宣布之。


最终,“建筑孙中山先生纪念堂筹备委员会”决定,中山先生纪念堂及纪念碑、图案评判规则共九条,定于本月二十六日起至三十日,将各种图案陈列于国民政府大客厅内,由评判员分别评判,并请中国旧派画家温其球、姚礼修、新派画家高剑父、高奇锋、西洋派画家冯钢伯、陈丘山,建筑家林逸民、陈耀祖等八人为评判员,届时担任评判。


随后,公布了吕彦直设计的方案获得首选,根据1926年9月3日《广州民国日报》,有如下记录:

昨日下午五时,筹建中山先生纪念堂委员会在国民政府后座洋花厅开会评判总理纪念堂图案。是日列席评判者,有张主席、谭主席、孙哲生、邓泽如、彭泽民、陈树人等及美术家高剑父、高奇锋、姚礼修、工程家林逸民等共十余人,另军政要人赴会者有徐季龙、丁惟汾、马文军及省政府各厅长、各行政委员会委员共二十余人。

五时半开评判大会,张静江主席、各评判委员经两小时间互相评判,结果:第一名为十二号之吕彦直、第二名为第六号之杨锡宗,第三名为二十八号之范文照,名誉奖第一名为十八号之刘福泰,第二名为第五号之陈均佩(注:报道原文误写,应为“沛”),第三名为十九号之张光圻。闻第一名之吕彦直,前次总理陵墓图案亦获首选,第三名之范文照,总理陵墓图案获二奖,杨锡宗则获三奖,今次纪念堂图案获奖者不出此三人云。

吕彦直,字仲宜,又名古愚,原籍山东省东平县(一说安徽滁县),出生于天津市。他8岁丧父,9岁随姐姐去巴黎居住。吕彦直回国之后,进入北京五城学堂读书,受教于林纾。1911年考入清华学堂留美预备部。1913年公费赴美,入康奈尔大学,先攻机械工程专业,后转入建筑系学习。1918年底获康奈尔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随后进入纽约茂旦洋行工作。其间,协助茂飞设计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校园建筑。1921年初归国,入茂旦洋行上海分所,继续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设计工作。1922年3月脱离茂飞,转而供职于过养默、黄锡麟开设的东南建筑公司。1925年与黄檀甫在“真裕公司”名下创立“彦记建筑事务所”,留下不少蜚声海内外的杰作。

他设计的这座中山先生纪念堂,在外形上具有中国传统建筑艺术风格,而在结构上则采用了当时最新的建筑技术,既华丽壮观,又能适应现代集会的需要,在国内堪称首创。其实,年轻的建筑师吕彦直除设计了著名中山纪念堂外,还设计了南京中山陵和广州市越秀山上的纪念碑,同样是孙中山先生的纪念性建筑。可惜的是,这样一位卓有成就的建筑师因患肺癌和肠癌,未曾看到中山纪念堂落成,便在1929年3月18日去世了,年仅36岁。


说到范文照,也说说这位现代建筑师,他1921年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建筑学士学位。1927年开设私人事务所,1933年应邀与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建筑师李锦沛合作设计了八仙桥青年会大楼。


1925年他设计的南京中山陵方案曾获第二名(见附图),这是一个采用了中国传统重檐攒尖顶的复古方案。范文照早期作品亦为“全然复古”,并喜欢以折衷主义的思路在西式建筑中融入中国传统建筑的局部。他最大的成就是实行折衷主义思路,把中国传统建筑的局部融入到西式建筑中。而李锦沛,则在吕彦直病逝后,继续完成中山纪念堂的设计工作,他是近代一位多产的建筑师。

据1928年1月28日《广州民国日报》报道:

孙中山先生广州纪念堂,早经决定建筑于粤秀山麓旧总统府故址,并建筑纪念碑于山巅,当即悬奖征求图案。……上年十月间筹备委员会,续订此项详细工程图则,登报招求投票,有省港沪各大建筑家,估价投票者,如联益公司陶馥记、陈林记、余鸿记、新陈记、公益营造厂、新仁记、宏益公司共八家,当由李主席于昨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假座省政府会议厅开票决选,并先期函约各党政机关,届时到会参观。至开票结果,计纪念堂工程,以陶馥记取价九十二万八千八百二十五两;纪念碑工程,以宏益公司取价一十三万八千六百两,全部钢架,以慎昌洋行取价一十八万五千两为当选。

从1925年3月下旬动议建堂,到1928年中山纪念堂开始兴建后,由于政局动荡不安,广东省政府又将每个月筹集10万元降为5万元,经费不足,影响了工程进度,至1931年10月10日,才基本建成,海内外同胞齐心协力,募集经费,工程设计,征地拆迁,动工建设,耗费不少人力财力(关于总费用,有两种不同的计算说法:根据档案材料,至1929年4月底,司库黄隆生的统计,共计支出广毫1268287元。假如算到1931年12月,根据档案材料广东省财政厅长宋子良的统计,为3365970元),这当中,还有一个细节,大门楼当年称为牌亭由香港宏益公司承造,广州吴翘记营造厂负责门楼的批荡工程,具体内容可参见1933年《广东建设厅试验所年刊》,室内灯光工程主要由慎昌洋行承办,可见,为了建好纪念堂,许多建筑单位都付出了努力,广厦既成,名垂青史!


信息来源:(图/文  曾耀登)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