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中山纪念堂 见证侵粤日军投降历史一幕

广州越秀发布 2019-06-23 22:57:12



人们常把那些经得起推敲的建筑物

比作

“凝固的音符”

“无言的诗”


中山纪念堂

就是

一个凝固在越秀山南麓下的美丽音符

一首令人过目不忘的无言诗


中山纪念堂及她所在的这片土地,是广州城市近代历史,并且是中国历史风雨走过重要关头的见证——因为这里经历的历史事件书写着中国近代史的坎坷、屈辱和荣光!


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中国历史、广州历史、越秀历史都不能忘记这座建筑所经历的辉煌一刻。


八年民族屈辱四十分钟雪耻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


8月17日,日本驻粤“总领事”下旗。中国人民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9月16日,广东地区日军签字投降仪式在中山纪念堂举行。



广东日军签降地点:广州中山纪念堂,这是当时的照片


是日,纪念堂布置一新,正门高挂“驱逐敌虏,重整山河”的对联和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广场上飘扬着中美英苏国旗,还安放了一尊自由女神像,一条300多米长的红地毯从外门亭直铺到礼堂。刚刚从缅甸归来的新一军新三十八师担任受降典礼会场的警戒任务。



中方受降主官前往纪念堂主持受降仪式


9时30分,中国第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上将偕同参谋长甘丽初中将、广州市市长陈策、美军联络官博文等步入会场。9时55分,日军投降代表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参谋长富田、海南岛日军指挥官肥厚大佐抵达。



中方引导官询问田中久一的身份


受降时,张发奎端坐礼台正中,参谋长甘丽初和美方博文将军分坐两侧,其余高级首长,则依次坐于两旁席次。司令官询问田中等身份后,命令作战处处长李汉中宣读“国字第一号命令”。


该命令规定:日军受令后,应即就现集中地,依我方指定之仓库,按先重武器后轻武器之顺序,自行卸下一切装备,纳入仓库,随即将武器、弹药、车辆、航空器材、海军舰艇,以及人员、马匹和其他军需物品、现存财务等,分别造具结册各五份,呈送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由司令部派员按册清点又规定日军卸下武器后,依原部队建制,徒手进入指定之集中营,以战俘身份听候处理;田中久一及各部队长即解除指挥权,田中久一改为日俘管兵善后联络部部长等。

此间,日代表向受降官鞠躬致礼,立正候命。



田中久一在投降书上签字


随后,田中久一签署投降书,退出礼堂。《挥戈跃马满征尘——张发奎将军北伐抗战纪实》一书对此情形记述:“田中久一首先步入礼堂向我鞠躬致敬,挺直的立在我的面前,很沮丧阴沉的聆听我下达的命令,继而战栗的签署了降书。”



张发奎的《广东受降纪述》中详细记述了广东受降的历史经过


整个受降仪式历时40分钟,但却宣告了广东人民8年坚苦抗战的胜利。10月10日上午8时至10时,中山纪念堂举行了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并在前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典礼。


地下党员亲身经历见证历史性一刻


见证那一历史时刻的龚亦之老人家回忆道:

“1944年下半年桂柳战役后,我和三位女地下党员一起被安置到第二方面军司令部机要科译电室从事电报翻译。那时,华南地区所接收到的关于日本投降的一系列电讯大部分经由我们译出并传送出去。


我清楚地记得8月15日,译电室首先译出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侵华日军首脑宣布无条件向中国军队投降的消息。随后几天,我们又译出这样一些电文:8月16日:上级命令张发奎将军所率领部队停止战斗,原地待命;8月21日,指派张发奎将军为广州受降主官;8月下旬,命令张发奎将军到湘西芷江参加研究受降事宜的协商会议……


9月16日,接受中共地下党的指示和安排,在第二方面军司令部工作的我有幸参加了中山纪念堂受降仪式。当天会场的正前方摆放着两张长桌,上方为受降席,下方为投降席。日军降官田中久一等人乘坐一辆插着白旗的军车到达中山纪念堂,他们低着脑袋进入受降会场。


田中久一等人在投降席前止步,双脚并拢,向坐在受降席上的张发奎将军和美军联络官博文等鞠躬致敬,然后又挺直身躯,专注地聆听张发奎将军向他们宣布命令。随即,田中久一颤栗地在投降书上签字,并将他随身携带的佩剑、手枪、望远镜、军马鞭等武器一一摆放在受降席上。最后灰溜溜地离去。


当时,在中山纪念堂外以及日军降将驱车经过的街道两旁,聚集着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在欢呼中国抗战的胜利。”


今天中山纪念堂已是84岁,但中山纪念堂这个“凝固的音符”,这首“无言的诗”,是那么的凝重、深沉,她在不断地向人们叙述着羊城广州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但她身上铭刻的广州这座英雄城市与日本侵略者英勇抗争的沧桑和胜利永远不会褪去!


素材源于:《南方都市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