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马勇 站在黄花岗上

马勇 2020-07-02 11:29:34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站在黄花岗上

今年广东的夏天,据说是历史上最炎热的日子。就在这炎热的盛夏时节,我几次应邀前往广州,在似火的骄阳下游走新老城区,看了城隍庙,拜谒了康有为故居,参访了咨议局旧址,并在那儿作了一个有关咨议局历史的演讲。当然,最重要且令人难忘的是到黄花岗凭吊辛亥先烈,一百年前最惨烈的一幕不由自主一再浮现在眼帘。
1
生命的意义
根据现在比较标准的解释,黄花岗原先并不叫黄花岗,而是红花岗。只因革命党人潘达微在1911年4月27日广州起义失败后,冒险为死难者装殓遗骨安葬在此处,方才更名。根据后来的解释,潘达微之所以要给黄花岗更名,主要是觉得红花过于俗气,而黄花又名菊花,具有寒雪风骨,以此象征死难者的忠贞节烈爱国精神,名实相副。这个解释当然是成立的,但我觉得当年迅即更名或许还有将死难者掩藏此处不让人知的用意,毕竟这场起义失败后,清朝还是清朝,革命依然处在非法情形。

现在的黄花岗早已不复当年的荒凉。经1912年初建,至1918年由孙中山大元帅府卫戍总司令方声涛出面筹募资金扩修,今天所能看到的黄花岗烈士陵园的轮廓大致成型。顺便说一句,方声涛之所以热心于此事,除了他追随孙中山对黄花岗起义怀有崇高敬仰外,还因为他是黄花岗烈士方声洞的哥哥。而这位方声洞,就是赴义前写有别父书,大义凛然表示“夫男儿在世,不能建功立业以强祖国,使同胞享幸福;奋斗而死,亦大乐也。”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为什么会面对死亡这样坦然?我站在黄花岗上,默读这样的文句,不能不浮想联翩。

站在黄花岗上,我还想到了那位文弱清秀的林觉民,我曾看到过一张据说是林觉民就义前的照片,镇静坦然,双手被拷,但其面色中似乎还透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这个微笑是无奈,是留恋,还是思念他那曾经卿卿我我的爱妻,还是对年幼的爱女有所交待。这些都只能任我们想象了,林觉民留给我们的是那封名传千古的与妻诀别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对于爱妻,林觉民如此交待: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 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对于过去卿卿我我的爱情,林觉民有如此温馨的回忆 :

吾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

对于年幼的女儿和尚未谋面不知男女的另一个孩子,林觉民叮嘱妻子:

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吾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两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就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不到一千年前,文天祥也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生生不已,是人类社会的常态,谁也不可能永生不死。死是每个人的归去,是永生。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像林觉民、方声洞等黄花岗烈士那样坦然那样从容,那样浩气长存、千古流芳呢?
2
革命的价值
站在黄花岗上,一眼望去,就能看到墓坊上“浩气长存”四个大字,这是孙中山的墨迹,苍劲有力。烈士墓修筑在岗陵上,纪功坊耸立在墓后。墓道两旁苍松翠柏,绿树成荫,烘托出满园黄花,交相辉映,整个墓园庄严肃穆,既是人们休憩之所,也是凭吊先烈追怀古人的场所。

面对烈士墓,我还莫名想到一个非常不敬的问题。据说,这些死难者都是青春少年,正在如花之季,大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龄,大都出生在殷实之家。论经济,他们或许并不是清贫如洗,食不果腹,他们即便不是衣食无忧,也不至于赤贫,不至于没有生存下去的机会,但他们选择了死亡。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根据史料记载,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许多人已经结婚生子,上有老下有小,有父母需要孝敬需要奉养,有儿女需要抚养需要教育,但他们义无反顾视死如归,抛妻弃子,投身革命,不惜流血不惜牺牲。他们到底为了什么,革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革命的发生自有发生的原因。自从孙中山找到中国问题的症结之后,一大批有志青年不断加入到革命者的行列中,这些青年看到清廷的立宪具有先天缺陷,与其浪费时间等待清廷将中国带上君主立宪的路,为什么不能像法国人一百年前所做的那样,推翻皇权,恢复民权,重建一个人人平等,没有皇帝,没有贵族的新国家新社会呢?于是这一代青年,从1895年追随孙中山闹革命,流血牺牲,无所畏惧,向着认定的目标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就像1911年4月这次黄花岗起义一样,辛亥革命前牺牲的烈士都没有看到革命的胜利,他们甚至不知道革命何时会胜利,无法想象革命究竟是否能最终胜利,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这样做,依然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生命给清廷以重大打击。

包括黄花岗起义在内的数十次武装暴动革命起义,确实没有从正面击中清王朝,清王朝的消亡确实不是来自革命党人的直接打击,但是革命的意义在晚清十年极为巨大,其功能就是倒逼清廷踏上政治改革的不归路。试想,如果没有孙中山和革命党人长时期不懈坚持,清廷会在1901年重启新政吗?如果没有吴樾舍身去炸五大臣,没有在此前后数次起义,没有徐锡麟刺杀恩铭,清廷能够开始预备立宪吗?即便到了最后,假如没有这场黄花岗起义,没有如此惨烈的牺牲和悲壮,清廷大约依然会如常宣布步入君主立宪新时代,如约宣布亲贵内阁、皇族内阁,如约宣布铁路干线收归国有。面对如此倒行逆施,立宪党人不接受,全国民众不认同,甚至连大清国的柱石南北新军都在骚动准备发难,由此不是可以看出黄花岗起义在这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扮演着催化剂的作用吗?孙中山在《七十二烈士事略序》谈到黄花岗起义意义时说:


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这个说法是对的,黄花岗起义即便不是武昌起义的导火索,但黄花岗起义给国人以震动,以刺激,唤醒了沉睡的东方巨狮。
3
机会是等来的
站在黄花岗上,职业习惯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象一百年前春天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想到更早几个月孙中山、黄兴、赵声、胡汉民等革命领袖在马来亚槟榔屿召开的秘密会议,鉴于清廷不断加大立宪步伐,鉴于革命实际上已经陷入低潮,甚至说毫无希望,孙中山等人决定破釜沉舟,无论如何也要在清廷宣布进入立宪时代之前大干一场,挽救革命,力争卷土重来,至少也要给中国革命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经过慎密讨论,他们决定再在广州举行一起大规模的起义。鉴于之前不久广州新军曾经发生过一次哗变,且具有明显的革命性质,孙中山、黄兴等人准备这一次广州起义除了从境外调一些军事骨干外,主要依靠广州新军。按照规划,他们从各方面整合出一个五百人或八百人的敢死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打两广总督府,占领广州,然后由黄兴率领一支不断扩充着的队伍挥师北伐,入湖南,捣武昌,顺流而下,攻南京,或许可以像半个世纪的洪秀全太平军一样,气势如虹,势如破竹,一举成功。另一路由赵声率领出江西,入安徽,直插南京,与黄兴部会师南京,然后合力北伐,直捣北京,推翻清廷,重建一个汉民族的新国家。

对攻打广州的计划,黄兴、赵声等也有周密安排,他们成立了统筹部,调度处、储备课、交通课等,甚至还设立了一个放火委员会,届时配合主力进攻,四处放火以扰乱敌人,迷惑清军。

1911年4月23日,黄兴由香港潜入广州,在两广总督府附近安营扎寨,设立起义总指挥部,并适时根据变化了的情况将原定起义日期、进军路线等作了调整。
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4月27日傍晚时分,黄兴率领敢死队一百二十人按照计划直扑总督府,很快与总督府卫队接火,枪弹齐发,卫队管带毙命,两广总督张鸣岐匆忙逃往水师提督衙门。黄兴一队在总督府找不到张鸣岐,遂将总督府付之一炬,冲杀出来,正面迎击闻讯赶来的水师提督衙门亲兵卫队,一场遭遇战异常激烈,死伤惨重,黄兴也在这个时候被打断了两个指头。

黄兴率领的一百二十人孤军奋战,再也不见各路大军,不见各路援军,先前的计划化为泡影,一百二十人所剩无几,黄兴等人只好边战边退,乘着夜幕化妆逃出广州。

黄花岗烈士陵园最初说是七十二人,其实后来继续收集,这场起义死亡在一百人以上,也就是说,黄兴率领的一百二十人的敢死队,包括黄兴在内不会超过二十人活了下来。这是一场多么激烈多么惨烈的冲突由此不难想象。

起义失败后,黄兴潜伏在香港疗伤,孙中山再度流亡海外,宋教仁潜伏上海寻找新的出路,其他革命党人也都星散各地。在清廷立宪安排中,没有这些革命党人的机会,除了一部分人放弃革命,介入立宪运动,更多的革命党人陷入深深失望中。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机会总是有的,关键是坚持,不论这种坚持是主动还是被动。也就是六个月之后,武昌新军发难,清廷走上绝境,星散国内外的革命党人重新聚拢。十七年的奋斗与坚持,终于为中国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就是我站在黄花岗上不由自主的一点联想。
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马勇”微信公众号:mayonghistory
扫码关注“东方历史评论” ID:ohistory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