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一个泰顺人写的游记!

泰顺百事通 2020-11-30 10:02:35
来源:泰顺发布

图/文:包登峰,笔名江南雨,号尘一,泰顺县库村人,北京慢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库村文化顾问,库村书院创办人。主要作品:诗歌集《山中岁月》。散文集《蓝莲花》,小说:《戏台湾》等。


到岩漈头

便接近白云了

白云山下的南浦溪很低

在漈下

从库村漈头

往下

我明白

那是前往我的出生地

南峤的方向

也是小小梦想诞生的地方


那时漈下岭漈下桥

是必经之地

秋冬里的古道

枫叶霜林是乡愁的颜色

桥头阿婆的茶水里

可以看到童年的面庞

往西是莒江百丈

往南是坡头岭大里洋

文兴桥

筱村

如今

挑夫的足迹

依然在古道上回荡

因为我们

曾经是少年挑山工

挑过肥皂电池

挑过书箱

挑过父辈的希望

挑过走出大山的心愿

岭上的野菊花

一定还没忘記

小小少年的歌谣

往东须经过潘洋

经过木湾口

经过南山下

经过金鸡笼和炊天饭甄

长长的碇步

把我们带向库岭翁山孙坪

带向九坑吴山上章

带向南峤外村里村

直至下漈源

那边便可看见

又远又近的文成

关于洪水

关于台风

我们的記忆是

漈下桥没了

关于飞云湖

我们的記忆是

漈下村搬到漈头

老人们说

另外一些亲眷

一些乡村

都到云水之外的彼岸了

洪水冲毁家园

但带不走家园的炊烟

乡土的滋味

已进入石头城的骨骼

那里生长着的庄稼

依然向着天空

而且更加靠近白云山

靠近棉絮般温暖飘逸的白云

乡愁

是一张朴素优雅的画图

是一把回响着飞云呐喊号子的斧头

那灵动的旋律如唐时月光

又似宋时的霜


木屑告别刀斧

告别木头

锋利的风里

它们和南浦溪一样

向着低处

落到大地

当然

它们都一直想念着

高处的廊桥

高处的白云山和更高的天

从漈下桥进入南浦

我们离不开南浦溪

那些树那些鱼那翻飞的白鹭

我们都称它们为白云的兄弟

库村的姐妹

不要说白天

就是黑夜

我们也能看

它们睡梦中的微笑

至于石头山崖

还有小小的沙子

也都会朝着我们的身影

如星辰

闪烁着神秘的血缘光辉

漫山遍野的

是虫儿桔子板栗

及其它动植物的心跳和呼吸

南浦溪

南浦溪

南浦溪其实是

一个

生活在尘世的天堂摇篮

离不开石头

石头这种花朵

有坚硬温柔的爱情

阳光爽朗的笑声

到达这里

便安静下来

它们的言语

很亲密芬芳

冬天里

也可以像春天那样妩媚

那样善解人意

那样心照不宣

椅子知道这一切

木头也懂得这里发生了什么

茅草就更明白了

一把年纪了

它也年轻过

那些青春往事

一如库村千年红酒

沉醉但总能找到归路


那么我呢

我就不打扰它们了

沿溪一带

壁立千丈

树影斑驳

逆流而上的我

慢慢地

便消失在童年的梦里

那些神奇迷幻的细节

那些陌生又熟悉的气味

那些深处闪亮又幽暗的面孔

连同爷爷奶奶的眼神和样子

则如清清的溪水

向我缓缓地流来

从南浦溪到库村

从漈下到漈头

遥望溪山深处

源头的源头

已是山里的山里

但从来都觉得很近很近

千年前的风烟

也只是眼前来去的影

库村口

能听到时间在漈下轰鸣

在世英门

能看玉屏峰那边的云气升腾

在百年老街

在库村书院

在世英巷

能听到木湾石壁的回声

和金鸡的啼唱

漈下桥工地上

斧头在风中的呼啸

更是直闯我的内心

在石头城里

经久不散

阳光

又一次照在库村的脸上

照在南浦溪镇

古老的血脉里






长按关注一个更好玩的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