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厉害了!佳县白云山原来是他主持修建的

爱佳县 2019-06-26 20:13:00

  在明朝榆林总兵之中,有一位历任四镇的边关重臣,他还与我们陕北道教名胜白云山有着一段不解的历史渊源,他就是张臣。

  张臣(?—1609),榆林人,生于嘉靖初年,卒于万历三十七年以后,大约活了80岁。万历五年(1577)任宁夏总兵,万历十一年(1583)接替杨四畏任蓟镇总兵,后又出任宁夏、陕西、甘肃总兵。亲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镇守蓟镇、宁夏、陕西、甘肃四镇。张臣的爷爷张红郎是榆林城的名医。张臣的儿子张承胤,万历三十一年任延绥、辽东总兵。其孙张应昌、张全昌、张德昌分别为山西、宣府、保定总兵。

       积战功协守蓟镇

  从吃粮当兵起,张臣就因矫捷精悍,当了队长,管十个人的小旗,即小班长。打仗喜欢打头阵、打硬仗。曾在榆林东路黄甫川(今府谷县境内)、宣府镇膳房堡(今河北境内)、秦皇岛棒槌崖等地杀敌立功,由百户、千户、守备、游击,升任蓟镇西协副总兵。

        黄甫川单骑救主

资料图

        黄甫川源于今内蒙古河套准格尔旗境内,南流至陕西府谷县东北注入黄河。明宪宗成化七年(1471),命延绥巡抚都御吏余子俊大筑边缄,“由黄甫川西至定边营干二百余里,墩堡相望,横截套口;内复堑山堙谷,曰夹道,东抵偏头,西终宁固。”(《明史》卷九十一兵志·边防) 据《榆林府志》载:此堡为明“天顺中置,弘治中添设关城,周三里二百七十四步,高一丈八尺,楼铺十六座。万历三十五年(1607)巡抚涂宗浚以砖。”《志》云:黄甫川堡,在镇东四百五里,北寇入犯之冲也。永乐初,山西奏寇犯灰沟村、黄甫川。嘉靖四十四年,寇袭陷黄甫川堡,守御最切。

黄甫川堡(资料图)

        嘉靖四十年前后,张臣曾跟随千总刘朋镇守黄甫川。黄甫川堡城在府谷城北95里的地方,距离长城20里路。城堡建在半山腰,下面就是黄甫川“寇路”,就是鞑靼人进攻的必经之路。那年冬天,鞑靼骑兵踏冰过了黄河,突破长城的守哨部队,沿着黄甫川南下。刘朋带领骑兵去阻击,鞑靼骑兵仗着人多猛打猛冲,战斗中刘朋的战马被砍死,所带兵马被鞑靼人包围在河滩。随后跟进的张臣见状,立即策马冲入敌阵,只一箭,就将敌酋射落马下,夺过他的战马,驮着负伤的刘朋返回大营,从此闻名延绥,几代相传。不久,他就取代了刘朋的职务,转战于跨马梁、李家沟、高家堡、田家梁、西红山等地。

        膳房堡饮酒突围

延杨红 (延杨红制图)

        此后,张臣屡立战功,升任宣府镇膳房堡守备。一天,鞑靼人包围了膳房堡,想活捉张臣,为己所用。张臣与部下在城墙上摆起摊场,以水代酒,一边饮“酒”,一边唱起酒曲。敌军见状,不知张臣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下令停止攻击。到了夜晚,张臣率部下悄悄撤离城堡,突出重围,敌军沿着旧路追赶,张臣却从另外的道路返回膳房堡。于是他又被提拔为延绥八卫游击将军。

       棒槌崖击败土蛮

        隆庆元年(1567)九月,东部蒙古土蛮部从渤海沿岸进入昌黎、抚宁、卢龙、乐亭(均在今河北省秦皇岛市、唐山市境内),其前哨骑兵深入到滦河上游。蓟镇各处守将都不敢与土蛮人交手。张臣率所部1000多骑兵星夜驰援。到达蓟镇后,总兵王治道对他说:“敌众我寡,往必无利”。张臣不顾劝阻,率领部下直冲敌阵,喊声震响山谷,土蛮人派出小股骑兵前来刺探,被杀得片甲不留,赶忙撤退。张臣他们哪里肯放过,猛追至棒槌崖,斩杀100多人,坠崖死伤者不计其数。土蛮人退兵后,蓟镇诸将皆获罪,张臣以功连升两级。此后,俺答部潜入场子岭,参将吴昂被杀。朝廷任命张臣代吴昂为参将,分守墙子岭。不久又被任命为蓟镇西协副总兵,分管总督标下事。

       镇宁夏再守蓟镇

        万历初,张臣因“防秋”有功,进署都督佥事。炒蛮部潜入古北口,参将范宗儒追至十八盘山战死,其部众被包围,张臣偕游击将军高廷礼等前去支援,炒蛮退去,张臣因此又晋升都督同知。

        万历五年春天,张臣调任宁夏总兵官。隆庆五年被明朝封为顺义王的俺答,想取道贺兰山袭击瓦剌(西部蒙古)所部,称霸蒙古。这虽然属于蒙古人内部争斗,但张臣不答应,俺答十分恼火,出言不逊。张臣并不理会,命令部下乘夜挖决汉唐二渠水,以阻敌兵;又陈兵赤水口,俺答只好从山后撤走。元朝灭亡后,蒙古分为三部:西为瓦剌部,东为兀良哈部,中为鞑靼部,鞑靼部为成吉思汗后裔,自称正统蒙古。因此老想占上风。

        此后,张臣上奏朝廷,允许俺答、瓦剌诸部与汉地互市,一连三年,再没有出现哗变的情况。这时又有一个巡边给事中站出来弹劾张臣,说他在边境贸易中,过于偏袒蒙古人,于是张臣被免去总兵职务。明朝历来执行“厚往薄来”的政策,让少数民族从汉地换取大量的生活必需品,前来纳贡的使节,还可以得到更贵重的皇室用品。因此,他们争着与明朝保持通贡关系,这对于双方都是有好处的。贸易往来讲的就是“诚信”,张臣之所以苛求循例,就是为了维护明朝的尊严,他并没有过错,要错也只能错在朝廷。但就是言官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丢官,实在有失公允。

        遇战事再守蓟镇

黑峪关长城遗址(资料图)

        万历十一年,鞑靼小阿卜户进犯黑峪关(今河北境内),守将陈文治以下皆因守战不力而下狱。正在榆林家中休养的张臣再次被起用,以蓟镇中路副总兵驻守马兰峪。正赶上鞑靼朵颜长昂雅部屡次扰边,蓟镇总兵杨四畏御敌不力。于是朝廷调杨四畏去任保定总兵,而以张臣为蓟镇总兵。

资料图

        大黑关又名黑关、黑峪关、黑谷关。大黑关长城位于承德县东小白旗乡境内榆树底和乱水河两村之间,分别与兴隆雾灵山、滦平涝洼乡和密云新城子乡的长城相连,总长9公里,共有关口两处,烽火台1个,敌台(楼)9个。除了两处关口建筑无存、1个敌台和1个烽火台仅存基址外,其他大部分保存较好,其中位于乱水河村黑谷关附近悬崖边上的“承德县1号敌台”保存最好。

        恩威并重镇陕甘


河北迁西县大寨岭长城遗址(资料图)

        再守蓟镇期间,张臣继续坚持与鞑靼人和睦相处,妥善处理鞑靼人的内部矛盾,得到蒙汉人民的一致拥护。在镇守陕甘期间,严惩挑起争端的卜失兔部,并且宽容地让他们回到河套地区休养生息。现存于河北省迁西县大岭寨长城一座敌楼内的《万历十五年丁亥春防石碑》上有“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官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张臣”的大名。

        设妙计,智斗两妇人

        鞑靼朵颜长昂雅听到张臣镇守蓟镇的消息,十分害怕。就打发他的从母土阿、妻子东桂去见张臣,请求归顺朝廷、恢复通贡,张臣请示朝廷按例对其封官赏赐。这时有两个被抛弃的鞑靼贵妇人眼红了。一个是俺答的弟弟老把都的弃妾,名字叫猛可真,这个女人不寻常,跟前有一大堆追求她的男人。因为她伙同小阿卜户进犯黑峪关,而被停止了通贡。朵颜长昂雅也进犯了明朝,为什么恢复了通贡?她心里忿忿不平,因此带着一伙人来到蓟镇的旧首府蓟县(今属天津市)东门外叫骂,冲着守边将士大放厥词,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出来。另一个是俺答的儿子乞庆哈的弃妾,名字叫大嬖只,汉语的意思是最受宠爱的人。俺答一死,她便失了宠,更何况乞庆哈已经继承了俺答的顺义王王位。失宠后的大嬖只与猛可真同病相怜,对猛可真是言听计从。猛可真一面在城外叫骂——唱白脸,一面却让大嬖只向守将谢罪——唱红脸。张臣一眼就看穿了两个女人耍的把戏。于是派人出城将叫骂最起劲的二十几个人抓了回来,关进大牢作为人质。然后传话要求猛可真用以前所掠人口进行交换。人质中有五个猛可真特别喜欢的男人,都是她的老相好。猛可真只好答应交换人质。张臣见时机已经成熟,就将两个女人一起请到城内,有意让他们观看正在演武厅操练的明军阵容,这些人大都是张臣从榆林带过来的家丁,个个身手不凡,好生了得,两妇人先自怯了三分。在总兵府,张臣严厉谴责她们骚扰边境的恶行,慌得两妇人跪地磕头请死。张臣与其他官员会商,答应恢复朝廷对她们的赏赐,两妇人十分感激,先后放还80多名被扣押的汉民,其中有被掠去几十年的。张臣因此进署都督同知,出任陕西总兵官,镇守固原。

        夺军旗,威服卜失兔

        万历十八年(1590)春,鞑靼火落赤部进犯临洮、河州,固原总兵刘承嗣打了败仗。张臣又被调到甘肃任总兵。原本住在河套地区的鞑靼卜失兔部,要去帮助火落赤。卜失兔的母亲哭着劝他别去做背叛明朝的事情,可卜失兔不听,带着妻子儿女及所部人马西出河套,在永昌宋家庄城墙上打洞进入关内,张臣率部在水泉三道沟迎战,亲手格杀数人,并夺得卜失兔的军旗。卜失兔及其同党炒胡儿都中箭负伤逃走,张臣也负了轻伤。是役,明军斩杀敌军100多人,活捉卜失兔爱女及马牛羊10800多头。据《明史》记载,卜失兔仰天大恸曰:“伤哉我女!悔不用母言以至此也!”从此不敢再回河套,与宰僧部躲藏在西海一带。后来,宰僧部向明廷谢罪,他的母亲和顺义王也出面替他说情,张臣于是下令放还了他的爱女,让他率部回到河套地区。张臣因功晋级右都督。此时,鞑靼各部酋长多桀骜不驯,兵部尚书郑洛经略陕西四镇边务,极力主张以“款贡”方式安抚他们。而张臣则认为,应该把作好军事斗争准备放在首位,恩威并重才是。他上书万历皇帝,提出自己对处理边务的《八难五要》,大致意思是:“边薄兵寡,饷拙寇骄,诸部顺逆难明。宜复兵额,严勾卒,足粮饷,分敌势,明赏罚。”因在作战中多次负伤,张臣请求皇上批准他卸甲归田。而万历皇帝早已不理朝政多年,张臣的奏折几乎到不了他的手里。两年后,张臣终于得到恩准,回到老家榆林休养。

        居榆林,主修白云观

白云山

白云观

        佳县白云山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在陕北颇具影响的风景名胜和宗教活动场所。

        鲜为人知的是,白云观的选址与修建,却与一位姓张的总兵有关,他就是张臣。事情还得从万历三十二年说起。四月的一天,年近花甲的张臣正在家里修炼气功,忽然接到巡抚郑如璧、总兵李如樟的帖子,请他到镇台衙门议事。镇台衙门的地址大约在今榆林市一中院内。李如樟是明朝显赫一时的辽东总兵李成梁的四儿子,他因与大哥李如松、五弟李如梅一起参加了万历二十年的平宁夏兵变,而升任广西总兵,后调任榆林总兵。张臣赶到镇台衙门时,正遇李如樟他们盘问一名刚从佳县押回来的“妖道”。原来张臣也是一个信奉道教的主儿,李如樟请他来就是要他帮忙会审的。张臣在一旁察言观色,觉得此人颇有些来历,便向李总兵等人提出,要带这位妖人回家细审。到家后张臣与这位道人彻夜长谈,很快弄清了他的来历。原来他的名字叫李玉风,从山西云游到了佳县白云山,采草药给人治病。“玉风真人”是当地百姓对他的敬称,并非“妖言惑众”。三天后,张臣与李玉风一起回到镇台衙门。事情的结果是,由白云山主牛登第献地,李玉风与张臣择址,地方官吏及各色人等共同捐资,修建白云道观,并一致推举张臣董其事。万历三十六年白云观建成后,张臣还上书皇帝建观的全过程。此后,李玉风又外出云游,不知去向。据说,有人曾在神木二郎山上见过李玉风,有人曾在榆林城南20里的三岔川(即今三岔湾乡)卧云山见过李玉风;而张臣则病死榆林家中。张臣的墓葬,也在三岔川,朝廷赐他“荣禄大夫”。荣禄大夫是明朝散官的虚衔,相当于正一品,从一品是光禄大夫,专门用于封赠。我们今天用的“荣光”、“光荣”等词说不定就是从这儿来的。

单身狗快来关注吧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