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李叔同,怎么才敢靠近他的字?

北京白云山水国画院 2020-05-21 13:06:14


李叔同,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在音乐、书法、绘画和戏剧方面,都颇有造诣。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号弘一法师。弘一的字,并不是那种凛然、高拔的作风,恰恰是太澄明,太静洁,这就更加让人不敢夹带半丝的庸俗与低级趣味去走近它,走进它。



我曾想,法师该是以怎样的状态写他的字呢?他大概就跟平时吃饭、穿衣、诵经一样,想起“哦,我还要写一张字呢”,于是便自然而然在桌上拈起一支笔,拿过一张纸,自然而然地抄写起一段有些意思的经文或偈语,一阙自吟自哦的诗歌,给远方的朋友写一封短信。他当然就没去想什么好不好的问题,而他的字就写得那么好了。



法师的字好在哪里?在我看,便是让我不会痛苦地想到颜柳欧苏,想到板桥冬心,不会将我诱渡到许多熟稔的碑帖里,将我的思绪与视线困扰在那些缠人的法度中,而使我立刻就会把他们忘掉。他是那样自然,那样随心所欲,那样的了无虚华,使我就像亲近一个朴讷而睿智的长者,一个可以掏心的朋友。让我沿着他瘦瘦的墨线草草铺出的小径,静静地走到他的身边去,走进他止水般的心里去。这是不是一个了不起的本事呢?



看了法师的字之后,我就知晓了,好字与好书法,端的是两回事。好书法是一种功力,一种艺术,而好字则是一种风神,一种境界,这在内质上是有着明显的区别的。可惜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至多成为一个书法家,却写不出好字。法师因为懂得这个道理,故而断然从深深沉湎的艺术华堂里走了出来,这一走,他的字就好了。法师之大美,盖无为之果断也。



记得有一次,与几个朋友忽然谈到寂寞这个话题。有朋友说,寂寞是一种境界,真正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是恒守寂寞而不觉着寂寞者,像弘一法师。这话说得极是,当然,看法师的字,不免就有些清寒。但是,心尘却没有了。我不知道法师一生究竟写了多少幅字,但铭心刻骨地记着他最后的留墨:悲欣交集。四个字,好少好少,好多好多呵!



阿炳的音乐是要跪着听的。这话阿炳没有说过,是小泽征尔说的。弘一法师的字是要弄净身子才能看的。这话法师也没说过,是我听书法界说的。



山寺中,一树静洁的菩提。此际,又听得那平和、安详的钟声镗镗响来,绵长,绵长……






关注微信

           白云山水国画院          

  





白云山水画 交流电话

15153972809   15910509177  

 18108809990   18660961666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