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岭上多白云·胥岭·得蒲草记

MeLibrary 2019-06-23 19:30:30



岭上多白云·胥岭



“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南北朝时期的陶弘景最懂得山居生活的乐趣。


三月二十和菀蓁,小林哥同游胥岭。胥岭据说因伍子胥得天书而得名。子胥从楚国逃亡,途至山岭,生病疗伤于溶洞,洞中喜获天书。



第一天,我们一行三人下午进山,胥岭海拔不算高,四百多米,山间云雾缭绕,烟雨濛濛。随村里的新居民酱瓜的爸爸一起逛逛村落。他家有一只象柴田,但白色毛多一些的汪名叫白虎,很喜欢我们。白虎热情地为我们开道。


牛爷爷家所在的地势比较高,旁边的油菜花开的金灿灿,明显比旁边别家长的更高大一些。 我正望着远山出神,牛舍里传来黄牛哞哞的叫声。真有种桃花源记的感觉,“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晚上天气由阴天转为多云,山上依然有些清冷。我们住在一家泉语山房的民宿。主人lulu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晚上我们烧上火盆,温上黄酒。酒足饭饱,天空已然转晴,可以寻找天上的星宿。


第二日我们开车到胥岭村附近的小村落,经过一个叫罗奇湾的林场,朋友们开玩笑说这里很适合我。真正的罗村已经淹没在水库下面。碧潭清水,水库四面环山,岸边绿树成荫,樱花落了,花梗依然很美。


驱车来到一处名叫罗隐山房的民宿。民宿是在胥岭山上一处废弃的作坊式的茶厂基础上改建的。胥岭有一处山峰也叫狮峰。所产茶也以龙井绿茶而名。据说还有一种叫黄金叶的茶。山房隐藏在一个山坳里,远望青山之上竹林为青白色,旁边有一片樱红,一处桃红,一处雪白,各色的花树点缀其中。最喜门前有一条溪水,清可见底。下游水面渐阔,杨柳依依,站于河道中。


由山房出来,我们去往一个村落,找lulu的一位朋友,一位茶农大姐。她除了采茶,还采草药。村落的原住民很少,许多房子都已倾圮。大姐家的房子大概是浙江一带很传统的民居,土木结构,大概有六间那么大,上下两层。屋梁,二楼地面都是原木铺成。


一面墙上有书写“天地君亲师”,还有一副对联,年久已看不清楚,隐约似乎可以猜测和药材有些关联。不远处有一直径约两米的大筛子,里面全是在晾晒的艾草。


lulu生火,大姐为我们用土灶炒了她家自己做的咸肉炒年糕。大铁锅加柴火做饭,味道很鲜美。正吃着,外面来了一位大爷,手里拎着一条毒蛇,只见那条蛇,只见那蛇黑色的底子白色花纹,蛇头如鹅蛋大为扁平。大爷手法熟练。我们皆不忍。但捕蛇似乎是山民古已有之的传统。据说山中蛇多,每年都会有人捕蛇。


第三日,天气晴朗。我们仨登山,走胥岭徽杭古道的一部分,来到一个叫天池的地方。天池水经日晒,已蒸发大半。天池有一颗千年的银杏树,三人合抱不拢。树腰被雷电劈过,有一面从地面到树腰较粗的树干全部化为焦炭。在这黑色周围却崩出许多小枝桠,银杏树的叶子还在萌发。



得蒲小记



菖蒲古人时常置于案头,那一抹绿色,不光养护眼睛,而且和兰草,梅花等一样是君子的象征。苏东坡《石菖蒲赞》有言,“忍寒苦,安淡泊,与清泉白石为伍,不待泥土而生。”


在胥岭,我在晨间和傍晚去溪流山涧寻找野生的菖蒲。山涧溪流潺潺,大石横生。我攀爬而下,在石头的缝隙,边缘采得几颗根比较粗大的,带回上海。


去岁十二月末,友人来宣明书舍,送我山中所采菖蒲。她说采回之后,储水置盆,只随意摆于后院,任凭风雨,自然生长,菖蒲却长得挺好。我因暂无合适的器物,我俩就将其暂栖于我从松江天马山背回的石头上。冬去春来,菖蒲青绿如初。


几日前与菀蓁一起去逛岚灵花鸟市场,偶遇一扬州古董商,专为上海一古玩店供老的紫砂盆。我正愁菖蒲和青苔没有合适的盆。看那些紫砂小盆的器型大气,细节巧妙,收口处手工感十足,应该是老的泥料做的老盆。于是选了四个喜欢的形制。于是一掌之间,胥岭山水尽收我盆中,哈哈。



菖蒲小史



《长物志》言:“石令人古,水令人远。园林水石,最不可无。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石上种蒲草,得有旧石,盛以官哥均州定窑方圆盆中,养以河水。天落水时,令出见天日,夜受风露,则草石长青。若置之书斋,尘积蒲叶山石,则憔悴弊矣。”所谓“异根不带尘埃气,孤操爱结泉石盟。”


昔人种诀云:春迟出(春分方出),夏不惜(四月十四菖蒲生日,用竹剪去净,自生,不爱惜),秋水深(深水养之),冬藏密(须藏密室)。又忌诀云:添水不换水(添者虑其干,不换存元气),见天不见日(见天沾雨露,见日恐焦枯),宜剪不宜分(频剪须细,或逐叶摘剥更妙,多分则叶粗),浸根不浸叶(浸根则润,浸叶则烂)。其法尽之矣。


    《诗》有记,“彼泽之坡,有蒲与荷”,《礼》亦有“冬至后,菖始生”。汉始园植,唐始石植,至宋最盛,明则余绪,自清多土植。



    明时珍曰︰“菖蒲,乃蒲类之昌盛者,故曰菖蒲。”“菖蒲凡五种︰生于池泽,蒲叶肥,根高二、三尺者,泥菖蒲,白菖也;生于溪涧,蒲叶瘦,根高二、三尺者,水菖蒲,溪荪也;生于水石之间,叶有剑脊,瘦根密节,高尺余者,石菖蒲也;人家以砂栽之一年,至春剪洗,愈剪愈细,高四、五寸,叶如韭,根如匙柄粗者,亦石菖蒲也;甚则根长二、三分,叶长寸许,谓之钱蒲是矣。服食入药须用二种石菖蒲,余皆不堪。此草新旧相代,四时常青。”


    菖蒲之风宋为盛,然无多类分,多记以九节、十二节,明时,类已成定说为六。明高濂《遵生八笺》言:“石菖蒲品之佳者有六:金钱、牛顶、虎须、剑脊、香苗、台蒲。”清吴淏子《花镜》更曰:“凡盆种作清供者,多用金钱、虎须、香苗三种。” 宋王敬美云:“菖蒲以九节为宝,以虎须为美,江西种为贵。”明张瀚曰:“菖蒲名荃,亦分数种,虎须为上,金钱次之。” 明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载:“别有香苗、挺秀、金钱、台蒲诸种甚奇。而香苗之最细者,曰虎须,尤可娱目。”


郑逸梅友胡寄尘著《石菖蒲谱》,惜未传。金钱、虎须、香苗三种今余皆见也,金钱最小,叶短促,新丛大于铜钱,手摸染香不散,又称随手香。香苗叶形如金钱,长过虎须,折之有茴香味,故谓香苗。虎须为香苗之最细者,叶较钱蒲半其阔,而倍其长,直上如韭而生。其他另有金边、银边等,类虎须,数倍高宽之,类野生石菖蒲。

 金农 菖蒲


题记:“石女嫁得蒲家郎,朝朝饮水还休粮。曾享尧年千万寿,一生绿发无秋霜。”


金农 瓦盆菖蒲


题记:“四月十六,菖蒲生日也,余屑古墨一螺 ,乃为写真,并作难老之诗称其寿,云:蒲郎蒲郎鬓发古,四月楚天青可数。红兰遮户尚吐花,紫桐翻阶正垂乳。写真特为祝长生,一醆清泉当 。清醑行年七十老未娶,南山之下石家女,与郎作合好眉妩。百二砚田富翁金农画。越夕又成二十八字,戏代菖蒲作畣,亦解嘲之意也。此生不爱结新婚,乱发蓬头老瓦盆。莫道无人充供养,眼前香草是儿孙。”




《长物志》言:“石上种蒲草,得有旧石,盛以官哥均州定窑方圆盆中,养以河水。天落水时,令出见天日,夜受风露,则草石长青。若置之书斋,尘积蒲叶山石,则憔悴弊矣。”所谓“异根不带尘埃气,孤操爱结泉石盟。”乃知,养菖蒲,须盆、石得当,水、时合意。


《长物志》载:“以青绿古铜、白定官哥等窑为第一,新制者五色内窑及供春粗料可用,余不入品。盆宜圆,不宜方,尤忌长狭。”又载:“菖蒲盆栽,瓦陶为农家翁用,不佳者不入品。以砂栽故,耗水快,以瓷紫砂为佳。至于古器,宜配文房。至于钧窑,址在禹州,胎厚多窑变。文房之中,香炉、筒、洗之类雅致者皆佳,至于古石盆,细小堪把者入品。至于牛槽之类,岂可登堂,只宜院中置蒲石。”



MeLibrary
weiboMeLibrary宣明书舍
     / 
稿1584763527@qq.com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