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寺坞坪,白云深处有人家(四)

好美寺坞坪 2022-03-24 16:07:49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好美寺坞坪~~~

寺坞坪,在诸暨城西南35公里处,隶属马剑镇

花朵     云朵


 

      秋天的早晨,刚从庐山看完日出归来的赵雅笙去山上吊嗓子。当她沿着那条黛绿的青石板路登上坪顶的时候,她转身看了看寺坞。

       然后她就一个音也发不出来了。



 

      她看到大片的云雾淹没了寺坞,那云雾是流动的,飘渺的,奇幻莫测的。太阳即将出来的时候,云雾仿佛受到一种神秘力量的感召,它们迅速地、成垛成片地向空中飞散,当它们从她身边拂过时,已分散成薄薄的、凉凉的丝缕,她伸出手去,攥住了一把。



 

      茂密的竹林回来了,灰黑的屋檐回来了,村庄重新回来了,而她的魂魄却犹如在梦里。

      这样的描述令人想起宋人的诗句: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而寺坞坪的云雾窟里,住着的却是她尘世的父兄和乡邻。



 

      如果说陈建祥们是村里的金麻雀,那么赵雅笙就是枝头上引吭高歌的金凤凰。1979年,十七岁的她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诸暨县小百花越剧团。十九岁,她在省戏曲汇演中获得了“小百花”奖。



 

      数十年弹指而过。

      对她来说,不论是急管繁弦的炫彩舞台,还是烟景长街的十丈软红,都比不过故土的风物人情来得美轮美奂。

      那种美,或许只有久居乡间的人才能体会到。而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花朵覆盖着花朵的村庄,正在散发出一种赏心悦目的气质。



 

      这种美,一边是刻意的,一边又无心如白云出岫。

      比如,两头老黄牛正站在荷花田边发呆;三只多肉小花蓝挂在篱笆外的晾衣杆上,一边晾着的衣服还在滴着水;池塘边那幢别墅的庭院里,至少种着一千盆兰花;几家门前的道地上,随意晾晒着的棕叶散发着草木的清香……



 

      比如,村书记赵晓越和村长赵建兴正带着一群美院的学生在酒坛子上画鸡狗龙虎鼠……酒坛子就搁在花架上,坛里种着的月季、茉莉、千日红们一哄儿开了,多么热闹!



 

      如今,“美丽乡村”正在创建中,在全村人的努力下,一条十里花海的游步道已渐成雏形。游步道的一边,是原生态的茂林苞竹和清涧,另一边,桃花和紫荆已经种下去了;向日葵刚结了沉甸甸的果实,秋凉的时候,自家炒的瓜子或许可以上桌待客了吧?



 

      这条十里长廊就建在从前的街路上,从寺坞坪村口出发,途经大竹园,王灵庙,再到大尖岗。



 

      大尖岗上有个小小的老庙,庙里供奉着村里人家自己的神——赵禄总管菩萨。据说,干旱的日子里,只要向赵禄总管菩萨求雨,没有不灵验的。



 

      王灵庙也很小,就建在原庙址的下方500米处的山坞口。庙里供奉的除了赵禄总管,还有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和掌管士人功名禄位的文昌帝君。与文昌帝君同坐一窟的女神仙,莫非是文昌夫人?



 

      都说,村里谁家孩子高考前,都会去庙里拜拜这几位菩萨大神,因此王灵庙也叫状元庙。

      状元庙不设门,也没有门槛。时时来与菩萨对话的,是日月星辰和其他的菩萨。


文: 吕敏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