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广州古今】广州中山纪念堂见证过侵粤日军投降的历史一幕

广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20-02-13 14:20:24

如今的中山纪念堂已经84岁,是广州的地标之一。作为中国近代史的重要见证地,外地人到广州,总要到中山纪念堂一游。

虽然已经84岁了,但中山纪念堂一直处于使用之中,为广州市民服务。白天,这里古树参天,游人如织。夜晚,常有各类演出,芭蕾、儿童剧、音乐会……是羊城市民重要的文化娱乐场所。

侵粤日军签字投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8月17日,日本驻粤“总领事”下旗。中国人民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

8月18日,蒋介石派第二方面军张发奎为海南、粤西、广州地区受降主官。张发奎受命后,于8月下旬开始由广西向广州进军。9月6日由张发奎率领之前进指挥所驻广州,开始筹划受降诸事。第二方面军广州前进指挥所命令广州市日军集中河南区解除武装。

9月7日国民党第二方面军新一军进入广州,正式接防。日本宣布投降时在广东的日军兵力100600余人,于移防集中后,开始解除武装,视为战俘。

1945年9月16日上午10时,广东地区日军签字投降仪式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日军投降代表是第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参谋长富田少将,海南岛日军指挥官代表肥厚。中国第二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受降。对日军投降代表田中久一及海南岛日军代表肥厚等人宣布受降第一号命令,取消日军第23军番号,随即开始进行日军集中缴械,战俘处理,接收及肃奸诸工作。日军代表向中国受降官鞠躬致敬后,由田中久一签署投降书。田中久一的降书内,载有“如不执行命令或违犯命令,愿受惩罚”等语句。整个受降典礼虽然只有短短的40分钟,却书写了广州历史上极其光荣的一页!

官丽珍编写

纪念堂感怀

历史风云在这里凝固

中山纪念堂以及它所在的这片土地,是广州城市近代历史,并且是中国历史风雨走过重要关头的见证。历史上,中山纪念堂的价值不仅在于这座由中国人自己设计的建筑所具有的城市影响力,更因为这里经历的历史事件书写着中国近代史的坎坷、屈辱和荣光!中国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中国历史、广州历史都不能忘记这座建筑所经历的辉煌一刻。

站在中山纪念堂开阔的广场上,我试图找到一条时光隧道,让60年前的9月16日,在这里举行的抗战胜利受降典礼重新放映。尽管当时受降会场上飘扬的中国国旗、自由女神像已不复存在,但历料中详细记载的受降情景却能拉近今天与历史的距离,让人清晰感悟广东人民8年抗战胜利的豪迈和激动。

找到当时受降典礼受降席和投降席所在的大概位置,我猜想侵粤日军投降官田中久一当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他是否想到日本侵略中国的结局是被中国人民的团结和意志战胜?他是否对其入侵广东8年所犯罪行悔过?是否想到自己将以战犯罪名接受死刑的宣判?但历史见证的是,他那签订投降书时颤抖的手透露了一个战败国家的恐惧!

遥想中山纪念堂经历的历史风云,我感慨自己所站在的这片土地的悲与欢。清代,纪念堂原址是一座衙门。辛亥革命后,为督军衙门。1921年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后,定此为总统府。1922年陈炯明叛变革命,炸毁了总统府。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人们在此建中山纪念堂以示纪念,由宋庆龄手书“中山纪念堂”匾额。1936年,广州市各界人士在此举行禁烟大游行。

日本侵华期间,这座神圣的建筑却遭遇凌辱,伪广东治安维持会成立时的游行、汪精卫到广州检阅童子军、日军阅兵、日伪中日文化协会广东省分会举行的介绍日本武道大会让中山纪念堂见证了广州沦陷后的屈辱。但历史也在这个神奇的建筑上制造了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这座广州的标志建筑曾经是日军大规模空袭广州时的重要目标之一,但3枚炸弹只仅仅让纪念堂一角受损。1945年,侵粤日军投降官又在这座摧不毁的建筑里老老实实地签署了投降书,向中国人民缴械投降。

如今,中山纪念堂已是74岁,但它身上铭刻的广州这座英雄城市与日本侵略者英勇抗争的沧桑和胜利永远不会褪去!

原景再现

见证历史

侵粤日军投降经过

关于侵粤日军投降的经过,历史上保存的史料甚为详细,如广东省档案馆馆藏的《处理日本投降文件纂编》、《广东受降纪述》等详尽记述了日军签字投降的经过,并保存受降典礼图片近50张,为广东抗战胜利这一历史时刻留下珍贵的记录。史学研究方面,也有不少历史学家对此段历史研究立着。记者通过查阅史料,访问抗战史研究专家,对侵粤日军在中山纪念堂投降前后的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张发奎受命赴穗主持受降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8日,中国把除东三省外的中国战区划分为15个受降区,广州列为第二受降区。当天,蒋介石派第二方面军司令长官张发奎为海南、粤西、广州地区受降主官,指挥第46军、第64军,接收雷州半岛及海南岛地区,并指挥新一军、第13军负责接收广州、香港地区。行政方面,罗卓英接替李汉魂出任广东省主席,陈策任广州市长。

为便于同日军接洽及指挥入穗先头部队,张发奎派中将高参主任张励为广州前进指挥所主任,于9月6日率135人,由南京乘美军运输机飞广州与日军代表熊川中佐协定受降事宜。

此时在广东(包括海南岛)的日军总兵力约137300人,除海南警备队外,其余兵力均属于南支派遣军第23军系统,司令官为田中久一中将。当时在广州市区的日军有第23军军部及其直属部队和独立第8、第13步兵旅团、第23混成旅团。日本宣布投降后,日军在广东的所有部队呈集结状态,准备投降缴械。

由孙立人指挥的第二方面军之新一军派出先头部队于9月7日由沙面进入广州,另由粤汉铁路南下之第13军89师也于9月9日到达广州。张励令孙立人统一指挥所有广州部队,对日军进行监视。又令广州日军先行集中于河南之南石头及芳村花地一带,候令缴械进集中营。至9月11日,日军在上述各地集结完毕,广州市内日军绝迹。

9月15日,张发奎和参谋长甘丽初、作战处长李汉冲、美军联络官博文乘机赴广州主持受降。抵达白云机场后,广州城举行了隆重的入城进军仪式,队伍从机场经搭有凯旋门的中华北路(现解放路)、一德路、长堤、靖海路、泰康路,一直延伸到中山纪念堂前,沿途市民张灯结彩,夹道欢迎。

8年屈辱40分钟被雪耻

9月16日,广东地区日军签字投降仪式在中山纪念堂举行。是日,纪念堂布置一新,正门高挂“驱逐敌虏,重整山河”的对联和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广场上飘扬着中美英苏国旗,还安放了一尊自由女神像,一条300多米长的红地毯从外门亭直铺到礼堂。刚刚从缅甸归来的新一军新三十八师担任受降典礼会场的警戒任务。

9时30分,中国第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上将偕同参谋长甘丽初中将、广州市市长陈策、美军联络官博文等步入会场。9时55分,日军投降代表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参谋长富田、海南岛日军指挥官肥厚大佐抵达。

受降时,张发奎端坐礼台正中,参谋长甘丽初和美方博文将军分坐两侧,其余高级首长,则依次坐于两旁席次。司令官询问田中等身份后,命令作战处处长李汉中宣读“国字第一号命令”。该命令规定:日军受令后,应即就现集中地,依我方指定之仓库,按先重武器后轻武器之顺序,自行卸下一切装备,纳入仓库,随即将武器、弹药、车辆、航空器材、海军舰艇,以及人员、马匹和其他军需物品、现存财务等,分别造具结册各五份,呈送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由司令部派员按册清点;又规定日军卸下武器后,依原部队建制,徒手进入指定之集中营,以战俘身份听候处理;田中久一及各部队长即解除指挥权,田中久一改为日俘管兵善后联络部部长等。此间,日代表向受降官鞠躬致礼,立正候命。随后,田中久一签署投降书,退出礼堂。《挥戈跃马满征尘——张发奎将军北伐抗战纪实》一书对此情形记述:“田中久一首先步入礼堂向我鞠躬致敬,挺直的立在我的面前,很沮丧阴沉的聆听我下达的命令,继而战栗的签署了降书。”

整个受降仪式历时40分钟,但却宣告了广东人民8年坚苦抗战的胜利。10月10日上午8时至10时,中山纪念堂举行了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并在前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典礼。

六名侵粤日军将官在广州枪决

1945年9月23日,广州日军开始解除武装,29日进入南石头、石涌口、白先壳集中营,第二方面军全面接收广州。《广东受降纪述》对此记载,第二方面军共接收日军缴出的各种枪支57200支,接收敌伪舰船40余艘;船舶434艘,各种车辆2000辆,工厂84处、仓库11处。此外还包括各种铁路、机车等各种器材、物资等一大批。

对于战犯之审判和日俘处理,国民政府于1945年11月6日成立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1946年2月15日,广州行营成立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直到1947年12月31日结束。作恶华南的日军第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宪兵队长重藤宪文,第130师团长近藤新八、第104师团长末藤知文、独立第23旅团长下河边宪、92步兵旅团长平野仪一等将官被判处死刑,先后在广州被枪决。

在纪念堂大厅主席台上,“总理遗训”石碑下面,陈列着受降现场的历史照片,诉说着中华民族这一重要历史时刻。中山纪念堂管理方负责人介绍,目前正在进行展览改造,9月3日,新的展览将与公众见面,其中一部分就是抗战和受降史料的陈列,他们将一直把这段历史静静地诉说给所有来到中山纪念堂的客人。

(来源:花城网)


【新朋友】关注微信号(↓↓↓长按指纹加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