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药界神话三七之没落篇

康美中药网 2019-06-06 03:39:44

英雄总有谢幕的时候,神话总有写完的时刻。上篇笔者简要讲述了三七是如何出现一波又一波的辉煌,下篇重点讲述三七这次的没落。三七的没落是必然的,因为家种中药材的特性决定了任何一种中药材都无法长期停留在高峰,有高峰有低谷才符合中药材的周期性。但是多年的低价仅仅换来短暂的辉煌到底是该庆幸还是悲哀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思考。 三七在2013年产新前就已经开始步入下滑轨道,这样下滑的势态一直持续到今年的1月上旬,在1月到2月的这段时间里,因在年关,一些客商抓住消费者走亲访友互赠礼品这样的消费心理,三七价格止落转稳,并未像之前一样一路下滑,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2月底,进入3月,见三七行情这样平静无澜,开始有人按耐不住,打着年前三七遭受雪灾的噱头,大笔资金开始流入产地,导致产地三七在短短几日内价格出现回升,同时也带动了市场三七行情的波动,但这毕竟是人为的带动三七行情上涨,所以这样的好景也不会长久,从4月下旬开始三七就像是看跌的股市线,一路下滑。   

最近有一条关于文山三七的产地信息引起笔者注意:“云南省文山县最近三七行情仍然没有好转,最近产区以阴雨天气为主,有部分七农将地里的病死七采挖出售,因天气不好,大多含潮,现病死七120头根据质量不等价格在260-300元之间,80头价格为370元,60头价格为390元,60头价格为380元,因大多持货商担心9月三七产新时三七价格还会下滑,出售意愿较强烈,但实际接货的商家却不多,导致价格较前期又有小幅下滑,货源走动不快。”这还只是目前的情况,随着三七产新时间的推进,三七的价格估计还会出现跳水式的下降。   

文山三七市场的药商都有这样的感受,往年在三七产新前两到三个月就已经陆续有成都荷花池、亳州、安国等地的药商到当地购货,可今年到目前为止几乎还没有人去到产地购货,来询问的人都少之又少,这样的变化对常年经营三七并以此为生计的经销商和七农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目前三七的价格已经拦腰折断,而且今年七农有提前采挖的情况,提前采挖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行情极好七农赶行情,二是对后期行情极度看空觉得早点跑总比晚点套牢要好,这里笔者就综合几点因素分析这次三七的没落。

没落原因之一:疯狂种植无序发展   

2012年三七产新前,行情一直向好,七农为赶行情,提前采挖根茎尚未发育成熟的三七,从而导致三七质量下降,产量不及预期;但当年三七红籽价格最高达到1000元以上,约70%三七留种后作为冬七采挖。而冬七经留种,红籽消耗了一部分营养成分,从而导致三七根茎发育不及春七,且质量较差,产量折损,2012年三七产量在6000吨左右,这对于年消耗量在8000吨左右的品种还是出现了将近2000吨的缺口,因此2012年三七的价格并没有像我们预料的一样出现下降,它的高价大旗一直扛到2013年产新。据调查统计,2013年三七可采挖面积达到7万亩,而当年云南地区无特大自然灾害发生,三七生长未受影响,产量将达到9000-10000吨,这是自从2009年三七价格疯涨之后首次出现供大于求局面。今年,那些在2010-2011年高价期间刺激扩种的三七将进行采挖,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三七的采挖面积将较2013年翻倍,今年产量预计在15000-18000吨,如此大的产量基本是三七用量的两倍。   

这是三七近三年产量和种植面积变化的情况,从上面可以看出三七的扩种已经到了一个疯狂和盲目的阶段。2008年一亩三七的种植成本在6000元左右,到了2012年一亩三七的种植成本飙升到30000元左右,可就是如此高额的成本仍然无法阻挡七农种植三七的热情,因为产地2008年三七收购价格仅为68元,但2012年三七收购价格达到680元,价格上涨了10倍。由于三七短时间内不能重茬,曾经三七的原产区和道地产区文山县几乎已经无地可种,当地目前主要负责育苗,三七的主产地已经转移发展到红河、昆明、玉溪、大理等地;广西那坡、靖西也在大力发展。虽然本网站多次提出预警方案,无奈面对如此高的利益诱惑收效甚微。

没落原因之二:商家获利丰厚纷纷抛货   

中药界因为每天都在上演暴涨暴跌的神话,高额的利润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商家参与,加上国家各级药材公司解体,国家没有精力去搞大量囤积药材的事情,这样一批大货商人应运而生,他们利用中药材市场的规律对自己看好的品种在前期大量囤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些大货商人资金雄厚,抗风险能力极强。随之发展的就是庄家出现,前两年三七的出现历史天价就是药界大鳄康美的完美“杰作”。庄家到底从这次三七涨价获利多少不得而知,但是他们的收获肯定是以亿计数的。还有三七这几十年坚定的信徒也赚的盆满钵满。在七农还在忙着扩种的时候他们已经预见到三七最终会走向没落,纷纷开始抛货。这种货源是怎么流通的我们无处考证,但是人家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是大幅让利让后来人接手,还是卖给药厂或是将货源发回产地销售这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庄家和大户出货,散户和七农面对不断掉价的三七也开始恐慌,恐慌的开始就是一个品种没落的开始。

没落原因之三:药厂自建基地原料供应得到缓解   

本来,药材种植户和药企应该是唇齿相依,但是高价的三七逐步改变了这种关系。三七价格高涨的那些年,在利益的诱惑之下,七农毁约或者抬高价格的情况比比皆是,曾把药企伤得很深,害得很苦。据了解,全国用三七作为原料的中成药品种超过了300多个,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中药制药企业。譬如,云南白药(000538,股吧)、昆明制药(600422,股吧)、天力士和白云山(600332,股吧)等企业生产的知名中药都以三七为原料。这种上游原料的高涨,不可避免地传导给下游企业。   

为什么会出七农毁约或者提高售价的情况?而且这种情况并非个案,所有涨价品种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低价时药厂会高于市价收购保护农户的种植积极性,但是等到涨价农户必定会毁约。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七农法律意识淡薄小农意识造成的,正因为中药材是农副产品,这也是中药材价格剧烈波动的根源所在。   

药企在三七用药成本就算上涨10倍,药企也无法在终端随意提价,面对高额的成本,一些有能力有资金的药厂为了解决三七原料问题,开始建立自己的种植基地,从2013年开始这些建立种植基地的企业已经陆续有三七产出,极大的缓解了高额成本带来的压力。不过后续问题又来了,药企建立种植基地成本远远高于农户的成本,面对后期三七不断下滑的行情和大量低价三七涌入市场,药企是继续使用自己的种植基地还是购买农户低价的三七,这种两难的选择让这些药企的种植基地何去何从也值得我们思考。

没落原因之四:未获得药食同源用量增加受阻

同样是五加科的人参在2012年9月4日卫生部网站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和《新资源食品管理办法》,批准人参(人工种植)为新资源食品,虽然未能进入药食同源,但是不施为一种曲线救国的好方式。但同为五加科的三七进入药食同源却频繁受阻,也未能找到新的突破口,其需求量也难有实质性突破。

正常年间三七的需求量在8000-9000吨,但是面对前几年三七的天价,药厂都纷纷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尽量减少以三七为原料的中成药生产,有些企业只保证最低的生产额度,有些企业消耗前期低价购进的三七库存或者尽量少生产价低的药品转而生产价格相对较高的药品来应对三七的涨价,一些实力薄弱的企业甚至出现停产现象。虽然说药材需求相对刚性,但是面对超过企业承受能力的成本也抑制了三七的需求,在三七涨价的那几年三七的需求量一直抑制在5000-7000吨之间。2013年三七的降价让深处泥潭的药厂总算能探头呼吸,用量也随之增加达到7500吨左右。   

三七后期能跌到什么行情,就目前来看2012年每亩地种植成本在3万元左右,当时红籽价格在1000元,三七一亩地产量在200公斤左右,成本就在150元左右,目前红籽价格不断下滑,2013年500元,成本就随着下探,如果红籽行情降到100元,三七的成本也就随之下降,其他成本是基本不变的,这样三七成本就在15000-30000元之间,成本也就在75-150元。如果后期行情大跌,药厂会久违的大量补货,用量增加的同时行情也会出现一定反弹,但现在产地出现提前采收情况,一旦出现恐慌,药厂说不定也不会着急补货坐等行情下跌,预计今年春七量将会很大,七农应该很少留种,随着春七大量冲击市场之后,三七120头行情应该在180-200元之间。   

三七未来该如何发展,这种老生常谈的问题让人生厌。但是我们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三七说到底是一味中药材,中药材种植又极端落后,加上中药材种植地区经济相对落后,当地政府一般也会把中药材当成增加当地收入的主要办法,小农经济加上政府行为极容易造成产能过剩。不过三七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一但能打开食用这个领域,三七的低谷将极大的缩短,不过规范化种植和信息预警对于三七也是有必要的,要不短时间内三七会面临无地可种的局面或者三七价低又会导致无人种植的局面,合理的利用有限土地,获得最高的利润是三七行业值得深思的话题。

备注:小编只是知识的搬运工,每日为您精选资讯,本文选自网络转载!

手机输入kmzyw.cn或扫描二维码:

低流量,无广告,不需下载客户端;

随时随地查看中药材信息;

一键拨打药材供求商电话;

专为药商药农定制。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