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投资者说》陈玉罡:教授投资爱量化 估值借助机器人

央视交易时间 2019-06-13 20:56:35

陈玉罡:用机器人做分析 多数股票估值偏高


记者:黄雅洁  摄像:苏照宇

今天的投资者说我们来认识一位大学教授——陈玉罡。他在中山大学任教十几年,目前是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名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有两个,一个是企业并购重组;一个是财富管理。他常常采用金融模型和可量化的指标来作为投资依据,个人投资历程和他的学术研究一直紧密相关。来看陈玉罡的投资故事。


用机器人做股票研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现在在国内一些高校已经有了雏形。陈玉罡和他的研究生正在讨论一个机器人估值的科研项目,这个项目他们从着手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目前机器人可以根据公司的最新数据,自动生成一份1500字左右的估值报告,机器人评估的范围覆盖两市近3000家上市公司。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相当于是机器人在做研究了,我们把研究工作交由机器人来做的,不是由人来做的。/我们这个其实解决的是核心的问题,就是到底怎么样去分析一家公司的价值它值多少钱。其实这个估值是在做投资里面最核心的一块,但是我发现很多人都没有把这个东西搞清楚,都是拍脑袋的。

陈玉罡和学生粗略推算,两市目前共有约3000家上市公司,研究一家公司如果需要50个小时,想要把所有公司都研究一遍就需要十几年的时间,陈玉罡说,这种事情交给机器人来做正合适。他打开软件,随机选取了几家行业龙头交给机器人来估值。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嘉宾:格力000651。格力,机器人估的是53,今天的股价是40了吧,接近这个位置了。

记者:还是低估。

嘉宾:对,是低估的。

记者:行,那我们再来一个,再来海螺水泥吧,600585。

嘉宾:600585,这一个。

记者:出来是?

嘉宾:这个公司是非常好的一家公司,然后机器人估的是28,还是处于低估。

记者:现在股价是21.25,也是低估的。

嘉宾:对,也是低估的。海螺水泥,我们从这个公司分析来看,产品竞争力较强,管理能力表现不错,然后增长都比行业快,产业链地位也很强,依赖资本支出,竞争力的程度很低,这是一家很好的公司。上汽600104。上汽公司的基本面现在一般,但是它的产业链的地位比较强,然后依赖资本支出的程度也比较低。然后估值,正常估值,机器人估出来的是44块钱,然后公司现在29。

虽然试了几家龙头股都处于低估状态,但陈玉罡说,按照这个方法,除去新股、ST股、重组股等不适合这种估值法的股票,目前两市2000多家公司大部分其实都是高估。

估值,即估算价值,在价值投资中,它往往指的是评定一家公司的价值。利用金融模型进行估值是主流方法之一,目前较常见的有PE法、现金流贴现模型估值法、NAV净资产折价估值法等,陈玉罡的估值机器人采用的核心方法叫做剩余收益模型,这种估值法最早由美国学者提出,涉及参数包括资本资产定价模型、无风险利率以及市场收益率等等。简单理解,剩余收益就是公司赚取的实际收益,减去投资占用的资本成本后剩下的收益。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比如说茅台/他的这一个资本成本,我们算出来大概是5%到6%之间,这个资本成本是很低的/就比如说现在有一千亿的资本投茅台,然后投资者要求的是6%的回报。那么6%就是60亿,要求60亿的回报,也就是要茅台赚60亿,所有投资者要茅台一年赚60亿。那现在茅台一年赚多少呢?可能是150亿到200亿的利润,有这么多利润,那远远超过了投资者要求的60亿。然后这个中间的剩余收益是多少呢?比如说如果是200亿的利润的话,减掉60亿,投资者要求的回报,然后就是140亿,140亿就是剩余收益。

企业赚取的剩余收益越多,就意味着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越强。然而,陈玉罡说,用模型估值总是充满了假设和前提,估值方法多种多样,各有优缺点,定量分析也只是估值的路径之一,真正做投资决策时,这些变量和参数只是参考,背后还是需要对企业经营有深刻的理解。


陈玉罡:剩余收益法选股 买白云山获利数倍

陈玉罡接触这个估值模型缘于2008年他开始教授的一门课,也正是这门课让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投资方式,他用这个方法进行投资有效性到底如何,继续来看报道。


2007年,陈玉罡在中山大学读博士后,当时的研究方向是基金,那时正值股市牛市,一直买基金的陈玉罡发现投资基金的赚钱速度比股市慢得多,于是就开户开始炒股。入市后,陈玉罡买的第一批股票是雅戈尔和中信证券,买入后股价一路上涨,中信证券更是一度从40块左右涨到近118块。然而好景不长,很快股灾来袭,毫无股市经验的陈玉罡选择放着不管,结果不仅亏掉了盈利,还亏损掉了一半本金。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所以我现在会跟很多我的学生,如果他们要去,比如说咱们想做资产管理,或者想去做这个帮别人管资金的话,我都会问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没有亏过50%。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可能只有经历了这个过程,然后你能从这个过程里面,然后去学习,然后去成长,然后可能才会真正的成为一个比较成熟的投资者。

2008年,陈玉罡在中山大学开始教授一门课,“财务报表分析与证券定价”,教材里的核心方法就是剩余收益估值法。近几年,陈玉罡让学生据此给公司估值,在课堂上模拟券商推荐股票,几年里学生挑选出来的公司有茅台、格力、索菲亚、中国建筑等,陈玉罡发现根据这个方法选出来的股票表现都还不错。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我也会把他们的这个组合持续地跟踪一下。然后发现这些公司都表现的挺不错,然后我就转变了方法,然后我就开始变成一个彻底的真正用估值这种方法来去做投资的投资者。

2011年,广州药业和白云山传出重组的消息,并购重组一直是陈玉罡的主要研究领域,他自己估算了一番,觉得并购一旦成功,股价有很大上涨空间。于是陈玉罡大仓位买入白云山,然而买入后,白云山却一路下跌,两个月就跌去了20%。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跌的时候,比如说有的人说我跌5%,或者跌10%,可能就要止损。但是在我这里,我在做投资的时候,我是没有止损的概念的。就是如果现在我很清楚公司的估值的话,就是我不太愿意止损的,因为止损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把它买进来,因为我也不知道它会跌到什么程度。因为现在如果是低估的,我并不知道它会低估到多少,这个往下走会走多少,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它的价值在哪里。

因为相信自己的估值方法,白云山下跌过程中他还有过几次加仓。2012年年底,白云山重组完成,股价从10块左右一路涨到了近30块,陈玉罡获利近三倍。

今年1月份,学生在课堂上选出了华夏幸福,当时的股价是24块左右,陈玉罡自己一估,发现公司目前的股价竟然低估了90%,第二天陈玉罡就重仓了华夏幸福。4月份,好运从天而降,受雄安事件影响,华夏幸福连续拉了5个涨停板。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到4月份,就是涨停被打开的那一天,抛出去的时候,那一天,我是47块钱抛出去的。然后抛出去的时候,那个收益就是90%左右。/因为当时估的时候,就是在2月份估的时候,是低估90%。然后估出来的那个值,就是我卖掉的那个价格的附近,好像估出来的值是48块钱,涨停好像是48块钱。


陈玉罡:能量化就量化 深入研究后再买入

陈玉罡做学术二十几年,习惯了金融研究的逻辑,也就是将事物进行量化分析。2015年,他根据数据指标判断牛市可能见顶,在股灾前出掉了一半仓位。继续来看报道。


2015年4月下旬,上证指数跃过4000点,市场一片欢腾。经历过2007年股灾的陈玉罡这一次提高了警惕。4月22号,他发了一条朋友圈,附图是一张1997年到2014年的“证券化率”折线图,折线在2007年冲上顶端,在2014年再次开始翘头。陈玉罡在状态中写道“证券化率现在已超过85%,接近100%,泡沫在飞舞……这一指标表明资本市场已经渐渐没有了实体经济的支撑”。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证券化率/用这个证券市值,就沪市和深市,两个市场的证券市值加总起来,然后去除以GDP,然后这个实际上也是巴菲特常用的一个指标,这个指标如果在60%左右,那么这个实际上,整个市场是比较低估的。如果这个指标接近80%,那么他就有可能高估了,如果超过80%,那是肯定高估了。

陈玉罡长期跟踪这个指标,当他发现证券化率已经快接近100%,于是赶紧把仓位降到了一半。陈玉罡做学术二十几年,他认为只要有数据,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量化的方式来分析。比如估值机器人是将公司价值量化成数字来分析;市面上很多套利机会也可以靠量化的方法来挖掘;而人的能力,他们也在寻求量化的方法去衡量。陈玉罡和他的学生目前的一个课题就是用量化的方法评定一个基金经理的能力。周一下午,他和几个硕士、博士学生进行小组研讨,讨论的主题是基金经理能力评估。

黎江 中山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演讲)

我会根据基金在过去十二个月中,每个月出现的次数,和它对应的权重进行一个相乘求和,然后得出这个基金的评分......

这方面的研究陈玉罡已经做了七八年。近几年,国内FOF基金发展速度惊人,FOF,即fund of funds,基金中的基金,它和普通基金最大的差别在于,普通基金以股票、债券等为投资标的,FOF基金则以基金为标的,专业机构通过对基金进行筛选,用基金组合帮助投资者优化投资效果。这种基金组合的选择正对陈玉罡的研究领域,陈玉罡说,这方面未来还有研究空间。

因为我们现在还做不到什么呢,我们现在能做到我们可以选出,可能25%,就是排在前25%的基金经理。但是我们做不到什么呢?我们做不到能够选出排在,比如说排在前三的基金经理,今年排在前三的基金经理,我们现在还预测不出来。

陈玉罡目前的资产配置主要在基金,股市仅占30%,最近他把部分基金和股票投资置换出来,投入了一级市场。他说每一个投资领域自己都要有深入研究后才会进入。

陈玉罡 广州投资者

就像股票,我们现在其实已经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了,然后基金,实际上我们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了。但是像期货这一块,现在完全没有研究,所以这一块我是不会涉及的。然后新三板这一块,这是我们下一个要去研究的一块。实际上我们资金,我自己的资金是根据我的研究来配的。

日常生活中,陈玉罡更像个学究,他不太看股票,也不追求收益的最大化,很多操作反而是为了做自己的金融实验。陈玉罡说,他喜欢数字,喜欢把研究对象量化,他会把自己的学术成果继续贯穿到投资中。

(本期制作:邹晓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