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高登山•普照寺

古苗疆那些事儿 2020-02-13 14:40:07

(高顶山普照寺 xiaozhe 摄)



高登山·普照寺


周宗亮


久闻在雪峰之南,洪江之滨,绥宁、洞口县交界处,有一座全由青石砌成的寺庙——高登山普照寺。为偿夙愿,瞻仰古迹,我们一行五人在2017年国庆日祥和的阳光中,从绥宁县城出发,驱车两个多小时,抵达联民街上,又辗转林道半个多小时,到达田螺旋村小黄组,再艰难跋涉两小时,到达高登山顶。

山高1581.4m,为雪峰山主脉第二高峰。山顶不宽,已被开凿砌平,大雄宝殿和后殿(又称南岳殿)座落其上。前面彰显人们智慧的山门、灶王殿、关圣殿,随山就势,梯级而上;后面绝壁千仞,见之心惊。山上没有了来时所见的高大树木,就连矮小的灌木也不能见到,只有连绵的甸草,茎粗叶短,紧紧地贴在青灰色的山石土地上,它们生机盎然,绵延无尽。站在山顶,极目远眺,只见楚天空阔,远山如黛。武冈的炊烟,洞口的红尘,绥宁的吊脚楼,会同的苗寨,洪江的船帆,安江的烟霞,尽收眼底。北起长沙,连接西南云、贵两省和四川,被称为“烟银特道”的湘黔古道中的两条小西线,绕山而过。环顾四周,美景罗列,画图难足。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我沉醉于一览众山小的高大上感觉和独立于虚空无阻无碍的美妙体验,心飞神驰。回看同伴:或抚青石,或读古碑,或驻足于墙前,或沉思于石柱,神情专注,如痴如醉。不知不觉中,日已西斜。回到正殿,在佛慈悲柔和的目光下,才觉得疲惫的身体需要休息,躁动的心灵需要依止。于是,我们决定留宿普照寺。

是夜,银河浅浅,天空群星闪烁,我一个人静静仰卧在山顶,发现星星离我是如此之近,似乎伸手便可触及。星星一闪一闪,我努力迎合着它们的律动,想让它的节奏拨动我的心弦。我在观想,二千多年前的那一个夜晚,在那棵高大的菩提树下,在鸟羽般亮丽的吉祥草铺成的坐团上,乔达摩•悉达多太子,也是在这样的满天繁星下,观星辰而豁然贯通,证悟无上菩提。那是怎样的一种感悟啊。要有怎样的修持,怎样的福德,怎样的智慧才会有那种超越、顿悟?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我在冥冥思索中,找不到答案,得不到启示,普照寺的历史烟云却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从眼前晃过,渐渐地,定格成几个清晰的画面:

南宋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飞山洞主惠候杨再兴点燃的那一地烽火,到最后,是为了粉碎一个英雄的帝王之梦,还是为了播下一颗佛的种子?“远照寺”(杨再兴部下杨秉、杨坤为避追捕,在高登山下老祖场深山中首建的道场),“普光寺”(形似木鱼,位于高登山下青波里小黄团)的应缘而生,是历尽劫难走投无路时的无奈选择,还是过尽千帆皆不是后的幡然醒悟?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清康熙年间,从远照寺那飞扬而出的烧纸灰,不化为灰烬,委身于地,却保留住焚烧后的模样,飞过几个山头,不向下沉沦,反向上飞升,聚集于高登山之巅,指引着该寺一个年轻的僧人——黄皈依师,让他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与石为朋,与虎为伴,用一生的时光,凿平高登山顶,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让远照寺、普光寺合二为一,“普照寺”横空出世。他修通三条半上山朝拜的路,点亮一盏心灯,照耀尘世,让尘世众生有地可以向往,有处可以归宿。

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绥宁、武冈杨通鉴、李元芳、杨通义、蓝绍裘、黄中立、石安鼎、李祥桂、李春茂、石安嵩九子同心,集武冈、绥宁等周边十余县众信士之力,历时六年,让普照寺从“木寺”到“石寺”,返璞归真。从此,佛、菩萨无惊于风雨,众信士心安于佛寺。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其后的近两百年,世事纷扰,朝代更替,普照寺也和众生一样红尘历劫:逢盛世,庙宇庄严,香火鼎盛,它的慈悲不增不减;遇乱世,夷为平地,灰飞烟灭,它对众生不舍不弃。它犹如日月,用永恒的光明,引导众生,温暖众生。

1981年11月,洞口县将高登山石庵列为洞口县文物保护单位,其后将高登山普照寺列入那溪国家公园的一个重要景点。1985年12月,绥宁县人民政府公布了普照寺等十五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9月,绥宁县文物管理所完成了《高登山普照寺隶属于绥宁的调查报告》从各项历史依据,现实依据,正反材料,得出“高登山普照寺属于绥宁疆域内的文化古迹”结论。兄弟两县陷入了如兄弟争“母亲”只属于自己的争执。

2015年,在邵阳市人民政府的协调下,绥宁县、洞口县人民政府,摈弃纷争,同心协力,共同维护古迹,造福人民大众。让一脉相承,不可分割且无法分割的千年古寺,和谐安详,生机勃勃;让人民政府的善行义举,如诸佛菩萨慈悲无分别,大爱皆平等的甘露,遍洒四方,利泽众生。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第二天,我们一行人久久不愿离去,经过一天一夜和石寺相处,我们从二十多块古碑上残存的片言只字中,感受到了时间的沧桑和岁月的厚重。从纵横交错和谐统一的柱、梁、枋、壁、檩、瓦、全青石构成的建筑里,从散落在地的断石残柱上,从默默无言的废墟遗址中,灵魂受到了深深地震憾:要有怎样的虔诚,怎样的愿力,怎样的恒心毅力,才能完成这一旷世建筑?我在沉思:寺庙从山门到后殿依势而上,层层梯升的六进院舍,是否是在演示佛家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六度”?山顶那甸草,是否也在演示众生平等,大爱无疆?寺庙的几度兴衰,是要告诉我们什么信息?什么才是此寺创建的机缘和要揭示的佛理?

普照寺照片提供者为龙开德

青石无言,斜阳无语,只有白云舒卷,清风自在。

我们恋恋不舍往回走,站在远处,回首普照寺,斜阳正悬挂在高登山巅。我的心不由一动:哦!高登山普照寺,不正像一盏点亮的佛前高灯吗?它静静地立在那里,默默地亮着,用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守望,千年的慈悲,照亮众生回归的路。

             

写于2017年10月


本文后注:洞口县历属武冈,1952年2月16日从武冈析出,设立洞口县,同年4月1日正式成立洞口县,属邵阳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管辖。




(普照寺 聂德荣 摄)


周宗亮

周宗亮,绥宁一中教师。业余从事绥宁县寺、庵、殿等方面的资料搜集整理,撰写绥宁县寺、庵、殿方面的历史、风光介绍文章。


往期经典回顾

 佛门圣地——坪溪最峰庵

 坪溪最峰庵当代诗文录之《最峰庵记》

 坪溪最峰庵当代诗文录之《诗三首》

 坪溪最峰庵当代诗文录之《最 峰 寺 记》

 绥宁县城附近藏着一个世外桃源,你知道吗?

 绥宁古巫风—— 神秘的请蛇求雨

 史籍记载的绥宁冬天有多冷? 连小河里的鱼都被冻死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