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经典选读】走入书中的故地

兴国爱尚 2020-05-21 13:34:23

兴国爱尚 江西省自媒体十强

爆料.便民.推广.活动.品牌
广告合作:18970738757(微信同号)



走入书中的故地

文/胡玉春


读书之趣,素有多种,我历来崇尚古代书生“红袖添香夜读书”的闲适和古代侠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豪迈。前者是小秀才书斋读书法,后者是仗剑走天下的书侠读书法,惟有从小小的书本读到天地万物之间,才能追寻出读书的真趣。

早年看兴国县志中“佟国器抚虔奏疏”,叙述他将抗清义兵300多人封填在太平岩洞内史实。义兵的下落,县志没有说明,十几年来我却萦绕于心,先后16次冒险进太平岩探寻。这是一条深邃曲折的古溶洞,我始终没有找到尽头。找不到义兵下落也罢,却多次也在洞内迷路,曾坠入地下暗河,腰椎骨折,险些搭上性命。


读过毛泽东《兴国调查》的人也很多,我却执意去找书中8个农民的后代作追踪调查。我多次走访这八个农民的后代,把他们三代人的思想、生活状况进行比较,发现毛泽东确实洞悉了农民的心理,所以他能够让千千万万追随他打天下的农民死而无怨。

1985年我在南昌旧书摊上淘到一本《陈伯钧日记》,有陈伯钧将军任红五军团13师师长期间,在兴国作战和出发长征的详细记录。我以日记为线索逐村走访后,提出了一个后来颇有影响的论点:“兴国县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围绕这个观点我发表了一批论文,从而走上了已达十年的中央红军长征史的研究之路,并且在多次重走长征路途中,再次经历生死大考验。

读过毛泽东诗词“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后,我专程寻访白云山。


白云山是兴国、吉安、泰和三县界山,俗称“三县岽”,雄踞在兴国均福山林场北端,峰顶有一块三角形石碑,标明西属泰和、东属吉安、南属兴国管辖。在巨峰的崖壁之下,有一石洞,洞内一座二层木楼,即是著名的白云洞白云庵。1931年5月漫山杜鹃盛开的季节,中央红军在这里伏击国民党第28师,生擒敌师长公秉藩(因不认识而发给他1元大洋遣返)。毛泽东在白云洞的阁楼上,悠然俯视枪林弹雨的麈战场面,吟诵出这首千古绝唱。我多次探访白云山,甚至和朋友一起用凿子把毛泽东词的上半阙雕刻在庵旁的石壁上。白云庵周围数里无人烟,万籁俱寂,山风吹来,松涛飒飒,仿佛毛泽东当年的吟哦之声。

书本是平面的,世界是立体的,要走入自己所读之书里,要有浓厚的好奇之心和大无畏的英雄之气。能够通过平面书本流传下来的不朽之作,大多记载着奇山异水间不平凡的传奇故事,以功利之心是难以品味出其中的真趣。

有一次,我从一位地下党员的回忆中,读到他们当年在长冈合富村秘密联络的一个隐蔽的石洞,叫荷树窿。我三次前往调查和寻找,终于在白竹坑的石崖下发现一个小小的方形入口。猫腰进去,里面豁然开朗,仿佛一个小会议室,凿有不少坐卧平台。石洞深处险竣崎岖,难以穷尽。探洞归来,我不禁对当年坚持地下斗争的先辈们充满崇敬。


1991年,我读过国民党将军薛岳的一本书,追叙他1934年在兴国县良村、南坑一带与红军作战的情形。我利用参加社教的机会,在良村镇天星村找到人迹罕至的战场,当年红军作战的工事仍依稀可辨。在战壕附近的农户家里,我还意外地找到一批红军遗落的手榴弹,农民居然用来做秤砣。红军匆匆撤退时留在农民家里的《红军读本》,依旧摆放在窗台上,擦去厚厚的灰尘,庄严的红五星光彩夺目。

中华民族五千年辉煌历史,每一个地方都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我们有幸生为兴国人,而兴国及其周围又是许多重大历史发生地,我们这些匆匆过客,有机会深入恢弘历史巨卷的一角,也是人生一大造化。毛泽东诗词中的白云山、龙冈、大柏地、会昌山已经近在咫尺;文天祥《正气歌》弘扬中华民族浩然正气,文天祥老家富田古村不过90公里;大文豪欧阳修 “泷冈阡表”的唐代原迹,也就在数十公里远的沙溪。我们何不带上爱读书的孩子,驱车直驶书中描述的地方,酣畅淋漓地读它一回,让身心融入书本,思接千载,神游八极。    

原载《光华时报》1997年4月4日副刊 2013年4月18日在井冈山修订

本文摘自2013年《爱尚兴国》杂志第七期

【家在兴国】栏目

--------以下为赞助商广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