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澳门 | 人间一日

Ougrt 2020-06-29 14:58:53







起了个大早,六点,从广州出发前往珠海,经拱北口岸进入澳门,到现在,已经是这趟旅程的第11个钟头。除了刚来时吃了点儿东西垫肚子,便一直不吃不喝瞎逛至今。成功从澳门半岛上最不“合群”的景点——妈祖阁折返,才终于感到有些口渴。

 

你好哇澳门




<<<

 

“请问这个有常温的吗?”搜寻未果,我指着冰柜里的一盒饮品问。


six point five patacas.


这才注意到店主是个外国人,荷兰或是葡萄牙?一时之间不知怎么说好,“eh...eh......”,脑子里一直在想,“常温”用英语怎么说来着?


他听我说普通话,先说了声“你好”,看我还疑惑,又重复了两遍six point five,我一心跟自己较劲儿,绞尽脑汁常温到底怎么说。于是他折回柜台前,拿着计算器,边按边说“six point five”,看到显示屏上的数字我才恍然大悟,想起他刚才手里确实在比划什么。与此同时,我终于想到换一个表述方式:


This one...”我又指着那个饮品,“without ice.


ohhyes.”他转到另一边货架上,理解了我的意思,拿出常温的饮品。


A dozen?”


eh...just one.

 

他礼貌郑重地递零钱给我,说了最熟练的中文之二:“谢谢”,我恰好回了句Thank you,相视一笑,改换他说thank you我回谢谢。

 

略觉惊喜出了店门。才回想起确实路过过很多这样的小店,装潢简朴,由在澳的葡人或荷人经营,卖些饮料和罐头,甚至在门外看根本不觉得是便利店。

 

我开始意识到,这里确实是另一番景致了。毕竟要来到这里,还过了出入境大厅呢!脑中掠过早上浩荡的队伍排队过检的场面。细细回想这一天来,真有些很不一样的地方。


 

<<<


澳门的街道


 “隔着密实的车窗,我却像闻到热带的味道”,早上七时二十二分,我在广珠城市轻轨上敲下备忘,打算用这种方式记录在澳门的一天。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歪着脑袋看掠过的风景。座位朝向与列车行进方向相反,说不清是离开还是到达。这快接近热带了吧?我看着那些在二月仍开出盛夏模样的树,擅自把它们认作是热带雨林。这让我想起遥远的台湾之旅,从台北开往台南的车程,导游告诉我们关于槟榔的“恐怖”传言,我一边听一边急着抓拍连绵的槟榔树。

 

在某一个瞬间我意识到,这兴许是《阿飞正传》中那片热带雨林,除了未中枪伤,我竟与阿飞一样。

 


<<<


终于就剩一堵墙了。

 

站在拱北口岸四个大字前迟迟不动身,看了又看。我始终摆脱不了那种汹涌的对“新”的认知,尤其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地方,无法藉由言语宣泄的兴奋,便见缝插针地在身体里乱窜,去到每条神经每股血液里放烟花。我要很努力才能把它咽下去,不至于被人看了笑话。

 


<<<


来澳门完全是出发前一天才做出的决定,没有丝毫准备终究让人放不下心。在广州的书店里好不容易找到LP,十几页的内容草草看一遍。等到终于过关,澳门迎面扑来。

 

看一眼粗略规划的行程,搭上去威尼斯人的赌场车。氹仔路环的景点不如澳门半岛的集中,由远及近是好的,那就先从这边开始吧。

 

路环的彩色小洋房


没什么人,甚至游客也很少,街道显得很通透。十分豪华壮观的建筑物内里悄悄联结,让人晕头转向。可让我一顿好找!这才刚开始呢就没了头绪。千辛万苦才算找到传说中的大运河购物中心,委屈巴拉买了个蛋挞啃,也没多开心,又绕了半天才转出去,气得我,哪儿好玩儿了呢!

 


<<<


听来的“功课”里,朋友告诉我说澳门的纸币有中国银行和大西洋银行两个版本。我一直隐隐盼着能兑到张大西洋银行版,因为他说“很丑”、“像娃娃币”,这就反而使我好奇,怎么的呢,这么可爱。

 

很不正经的澳门币


当我如愿以偿拿到它时,人已经站在大三巴牌坊前。踩上澳门半岛才惊讶,原来有这么多游客的。路窄,两旁商铺卖力推销,我夹在人缝里好容易才挤到入口广场。再次,我站在街对面一家店铺门口,跟大三巴遥遥对望,得站了有二十来分钟,就是看着,看往来游客,看它伫立的模样。

 

暗中观察


我猜我总是用这种延误的方式逗留。这能解释得清,精神分析引论写:“自我会舍弃直接的满足,而延缓满足的享受,忍耐着一些痛苦,甚至是放弃一些快乐的来源”。这话是之后才看到的,恍然大悟。

 

我记得,后来我爬上那些阶梯的时候,步子都是拖泥带水的,能耽误一点儿是一点儿吧,哈哈,像个无赖。

 


<<<


恋爱巷


我试图找到一些少有人走的道路,游客实在太多了,挺不习惯。可澳门好小呀,计划中的景点一个挨着一个,途经的小道小巷是所有游人必经之路。从大三巴侧边小路下来,经过五彩粉嫩的恋爱巷,看见有情侣在亲吻留念,我急急拍了照片就走,嘴角带笑。


 

<<<


乘坐新葡京的赌场车跨越半岛,随着人流最先到达的目的地是圣奥定斯教堂。后来,汉娜在接受法庭审讯时无数次提起的那个教堂,我想起的都是它的样子。

 

跨岛途中经过机场,连那么大个飞机都赤裸裸坦荡荡暴露在视线里,裹都裹不住。道路上的标识牌是黑白两色,短短肥肥,像假装大人的小孩。

 

好像身处澳门半岛,我才真正感受到了澳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小一点:街道、车、路灯、人行道,教堂饱满,大树从夹缝中撑住天空。有时斑马线就两三条,少得可怜,让人怀疑是不是偷工减料;在人行道上走,太窄的时候甚至需要侧身,我背着相机走得磕磕绊绊。

 

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脚掌已经明显酸疼。该去的都差不多了,于是我开始乱走——几乎是必不可少的独特习惯了。在这些乱走中,我找到了些真正想要的东西。

 

哈哈镜就在...左边


在岗顶前地找了个凳子捏捏腿,和转角处的哈哈镜玩儿了好半天。


 

<<<


妈祖阁的焚香


从妈祖阁回来,跟着路标爬了一截很高很陡的山坡,在教堂关门前进去了。主教山小堂位于澳门最高点之一,辽阔的所见使我决心停留。对面就是澳门塔,竟然真的能隐约看见蹦极的小黑点。一肚子兴奋,想起不久前我的第一次蹦极。这可完全没得比,白云山蹦极才60米,这里有200米呢!我这么老远看还觉得心惊胆战。

 

或许,再来澳门的时候,我会鼓足勇气跳一次。

 


<<<


澳门的公交站牌,像转经筒欸


天暗下来,起风了,开始往回走。24.9公里,我这小胳膊小腿的,硬生生走下来。风打在身上,夜晚的澳门那么亮,提醒我它的另一个身份——“赌城”,一个花花世界。绚烂色彩映在眼帘才感觉到这次是真的走得有些远。是嘛,总有这种时刻的,在外流浪也偶尔想躺回自己的小床。

 

最后坐公交去关闸,那么小的路我还挺担心车转不过弯儿。最后那些瞬间饱含在公交中的每一眼。

 

离开了噢,说再见啦。

 

 

>>> MUA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