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周一人文曹瑛杰:白云深处有人家

黄岩电视台 2020-02-13 10:37:35

 

 

      曹瑛杰:黄岩澄江人。素喜阅读,也喜行走。或和“新朋旧友”在茶香氤氲中静静地交流。或信步而去,流连于街巷阡陌。或掩卷眺望,让思绪划过时光,自由飞翔。若有所得,虽自惭识陋笔拙,仍任之流淌于笔端。

                  白云深处有人家

                       文|曹瑛杰

    柔溪清,石径斜。鸟鸣声声,溪水淙淙,与松涛共唱,与竹影同舞。仰望,重山叠翠,烟磴层层。白云深处,隐藏着一个小小山村,数度相访今又来,不知那儿的山水可还记得故人?


    步于沙滩村柔极溪畔,不免过谒祭祀黄氏先贤的太尉殿。门口的古樟树依然亭亭盖盖,生机盎然。沙滩村大多是黄氏后裔,宋末元初台州十大儒之一的黄超然,即是此地人。浓荫遮蔽下的太尉殿静悄悄的,环视一周,停步再次细细品读黄超然撰写的碑记。南宋亡后,这位先辈乡贤,隐居乡里,著书授徒,超然物外。义塾内,回响着他课读的声音;柔溪边,流连着他矍铄的身影;松涛竹影中,似犹可见他筠窗独倚,捧卷吟诵。


    继续前行,溯溪而上,渐行渐高,渐行渐幽。竹林中,山鸟乍啼,啼破闲谷之宁静。石壁上,孤梅怒放,放飞芳春之馨香。转了大半个小时,四周已是群山环抱,似无前路。身旁却是绝壑险峻,唯余鸟语。转过一弯,眼前豁然开朗,已至布袋山风景区。我下得车来,山风拂面,犹有些许寒意,淡淡的草木清香萦绕身周,深深吸了一口气,顿觉心旷神怡。


    山谷入口处,溪流奔腾而下,不断冲击溪石,激荡起层层旋涡。“怪石堆山如坐虎,老藤缠树似腾蛇。”溪奔,泉歌,瀑飞泻。石怪,竹密,山连绵。“雄狮护谷”“双龙戏瀑” “牯牛秋月” “九天凝碧” “老僧听泉”……这些怪石奇水,大自然的巧夺天工,赋予了人们无限的想象力。望着上山的小道,斗折蛇行。潺潺溪水,似在邀请;一树梅花,似在招手;一块块石头,似在等待;一道道瀑布,似在召唤。“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我见天色不早,唯辜负山水美意,花石盛情,决定驱车直奔布袋坑村。


     盘旋,盘旋,盘旋而上。远处群山,接云连天。路旁山壁,陡峭险峻,令人心生畏惧。红梅、绿树、飞瀑,俱成惊鸿一瞥。突然,一泓碧泉映入眼帘,水之清之绿,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我轻轻吟诵:“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凝望着,一如初见时的惊诧和喜悦。或许正如朱自清先生所说:北京什刹海的绿杨,似乎太淡了。杭州虎跑寺旁的“绿壁”,似乎太浓了。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而这儿的泉水恰似梅雨潭般鲜润,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


       村口,几棵红豆杉早已张开臂膀,迎接着访客的到来。我于村口小桥边的一号山庄小憩,品尝农家风味。没有山珍海味,没有细煎精烹,只是鲜鲜脆脆的笋片、嫩嫩绿绿的青菜、软软香香的豆腐等,却特别新鲜可口,令我大快朵颐。山庄主人热情好客,乘着闲暇,与我拉起家常。言语中,对家乡的山清水秀吸引了众多游客颇感自豪。山地上种粮的不易,大山中交通的不便,说起以前的艰辛,她对如今的生活充满了感激,更憧憬着未来的幸福日子。


     依山而建的小村庄,居住的也大多是黄氏后裔。久藏大山之上,“一片苍梧意,氤氲生栋梁”,始终存有几分古朴和天趣。村途寂静,只有溪流犹自叮叮咚咚欢快地绕石穿村而过。俯身照影,影在云水间,唯不见游鱼戏水,想是躲于石下水底吧。溪边,一块块石头,大大小小,垒积成墙,经风经雨,野草横生,仍结实而粗犷。一块块木板,拼合成壁,遮风挡雨,青苔绿染,已陈旧而蚀损。任缓步之从容,我走着看着,悠然自得。


     山道旁,老笋吐绿,修竹笼烟,其高拂云。一株长得特别高大茂盛的竹子紧傍着巨石,枝如碧玉,挺拔秀气。细看,却见它粗壮的竹根从巨石下弯伸出来,其生命力之顽强,令人感叹。难怪郑板桥爱竹成癖,画之赞之:“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因其虚心坚韧而与梅兰菊并称“四君子”,因其经冬不凋而与松梅共列“岁寒三友”。竹子,素为文人雅士所青睐。白乐天称“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即我师”;东坡居士更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雪霜徒自白,柯叶不改绿”的翠竹,如今却是竹梢摇轻黄,迎日似染金,别是一番风韵。我不解其故,请教当地山民,方知竹子小年时,竹笋减少,竹叶淡黄。


    “珍树猗猗,奇卉萋萋,蕙风如薰,甘露如醴。”野花随处可见,有黄的,有白的,有蓝的,一阵山风吹过,如一群彩衣仙子迎风而舞。小村的后山上,还有大片黄金嵌碧玉竹,金灿灿的竹节上,一道道碧痕宛然,风姿独特。而我国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被誉为“植物大熊猫”的红豆杉,在布袋坑村不经意间你就会遇见。粗壮的树干藤萝缠绕,细柔的叶子嫩绿微卷,树龄已达数百年的也为数不菲。叶间一串串“红豆”初初形成,尚是淡黄色,轻触飘散丝丝粉末。待得秋来,鲜艳的红豆挂于碧绿的枝间,此红豆虽非彼红豆,也勾起人们相思无限。


    山坡上,别具特色的红豆杉客栈引人注目。“地僻春犹静,人闲日更迟。”于廊下小坐,随着微风飘来一阵阵花香,午后的阳光依然明媚,暖暖地洒在身上。一幅绝妙的村居闲趣图呈现在我眼前:房屋前,有二三妇女闲坐聊天,前面放着些紫薯干、豆子、笋干等山货,见人走来,微笑着招呼,也不刻意兜售。小溪里,一群鸭子忙着戏水。篱笆中,一群母鸡忙于觅食。二只公鸡则怒目相向,不时毛羽怒张,相互追啄。小路上,一只狗儿在悠然散步。当新月初上,翠竹娟娟,如笼薄纱,轻筛月光,风掠竹梢,惊起雀鸣一片,应是更添一番清幽。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晚霞,奇幻而绚丽;山路,曲折而崎岖。回望,远山衔落日,竹枝舞婆娑,随意挥洒出一幅幅墨竹图。风,从大山外吹入,吹来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带走了少年驿动的心。但牵系着乡魂的根,深埋于巍巍大山,依然伴着故乡的明月,清清的泉水;伴着坚韧的竹子,珍稀的红豆杉;伴着古朴的木屋,檐下的归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