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青山 岭上多白云

湖上记 2020-05-21 15:23:16

  


石峰公园南麓的蔷薇苑,异草奇花,四时芳菲,独有一方高大的山崖并无草树附丽,只在巨石上刻有“宰相坡”三个大字。相传南朝著名的“山中宰相”陶弘景曾隐居于此。市区还有几处原为“宰相屋场”、“宰相坡”的地名,似乎也为这个传说提供了佐证。


陶弘景,南朝著名的医药学家、文学家、思想家,也是道教重要人士。在动荡不安的时期,跨越南朝宋、齐、梁三代,他却能在隐于山水的同时,于朝堂间享有盛誉。

在著名的《答谢中书书》中,他饱含热情地描绘自然山水的奇丽景象:“山川之美,古来共谈。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啼;夕日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不到百字篇幅,将山水林竹的清幽静雅和朝夕四时的如梦如诗呈现在我们眼前,结尾更与山水诗鼻祖谢灵运(康乐)同乐,展现出寄情于山水、隐居于自然间的志趣。

他的志趣从来不在朝堂,却具备令朝堂渴慕的能力。他自幼有“异操”,熟通经史,对各种诗文古籍均了然于心。在齐高帝时短暂的任职期间,由于他博览群书,见识不凡,“朝仪故事,多所取焉”,颇受赏识;他辞官归隐时高帝赏赐丰厚,并出现当时罕见的夹道相送盛况,“供帐甚盛,车马填咽”。后来他的好友萧衍称帝,以梁代宋,多次请其出山,他只画了一幅《两牛图》作答,其中一牛自在吃草,另一牛戴着金笼头受人驱使;梁武帝终明了他的曳尾之志,但仍非常器重他,每有国家大事常常屈身问计,“山中宰相”的美名就此传开来。

这大概是中国古代隐士毕生追求的境界了吧?隐于山林而仍能牵发朝堂,具备影响力却存心隐居,如他这般的隐士也只此一人了!陶渊明的“悠然见南山”、孟浩然的“徒有羡鱼情”,相比起陶弘景,还是失了那一份泰达。本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传统儒家思想,中国文人从来都以其文才而立志报国,怀抱入世之心,却因为各种因素而不得不出世隐居。他们的“隐”,更像是一种“避”,并非主动的选择而是被动的无奈。如果他们能有陶弘景一般的政治待遇,还有几人能如当初一样,保有那份质朴的心怀呢?

陶弘景是一直保有这份心怀的。虽然他的情况也很复杂,导致他归隐的缘由,既有内因也有外部局势所迫;但他尊重自我,尊重个人,自发地追求自然志趣。他对自然意趣的偏好,真正源于内心深处自我意识的觉醒。齐高帝曾问他,到底山中有什么,让你如此心醉?他以一首诗答道: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白云,终日缭绕山顶,自在变幻,无牵无碍,是天之高所在,更是隐士的象征。陶弘景的“自怡悦”,既是淡泊功名表明心迹的手法,也昭显了他对自我的坚持和坚守。

这种坚守,不全是出于传统文化影响,更在于他对自然的认识和把握。他不但长于琴棋书画,而且天文、地理、历法、数学、生物、医药、化学、冶炼等无一不精,具备了朴素的科学思想,并注重来源于实践的认知。他在采药过程中发觉《神农本草经》对中医药的分类过于笼统,便从实际情况出发,首创中药的自然属性分类,被后世沿用至今,其著作《本草经集注》在中医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他读《诗经·小宛》“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教诲尔子,式谷似之”提出了质疑:蜾蠃是一种细腰蜂,螟蛉则是青蜘蛛,蜾蠃把螟蛉幼子抱回去,祝祷“像我像我”就能让螟蛉变成蜾蠃吗?他便亲自找到一窝蜾蠃来观察,才发现蜾蠃实际是把自己的卵产在螟蛉体内以寄生,为自己的后代提供食物。

由于他尊重自然规律、注重科学研究,因而形成了最朴素的唯物思想观和哲学观,与道家思想相结合,更深刻地体察宇宙和世界,探索自身与外在的联系。他兼具科学性与文学性的思考方式和“圆通谦谨”的为人,使他成为史上不可多得的传奇人物。他超然物外、挚爱山水的性情,与魏晋以来的风骨一脉相承。

这种精神,通过文化传承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不会湮灭。而历史长河中,他的身影,也与古代高隐之士的身影一般,踽踽向山上走着,终于消失在茫茫的云间。

当我望向那山中苍翠与四时烟云,只能喟然长叹一声“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