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西关不止富商巨贾!一百年前行侠仗义,广州已是名副其实的慈善之城

诗意花城生活圈 2020-05-21 12:40:38

一两百年前,广州已兴公益之风


西关小姐”“十三洋行”“七十二商行”……

商贸发达、小资优渥的标签

几乎占据了人们对西关全部的印象



其实,岂止于富商巨贾

一两百年前的西关走一走

作为老城区的中心地带

你能看到商业之外,乱世之中

广州城真实的另一面

慈善之城

在纪录广东慈善发展的《全粤社会实录》(1910)一书中,作者如是概括——


“而粤人之性质,则更多行侠仗义之风,以故慈善事业之创设最多,为他省所不及。”


九大善堂,被遗忘的一处记忆


清中叶后,广东灾害频仍,内乱不息。那是战乱烽火的时代,满地焦土上,各行绅商自发建立善堂,助民脱困


当时的广州,文字记载的善堂17家有余,资金最雄厚的9家,被称为“九大善堂”。



抗击持续近一年的粤港特大鼠疫

冒死敛葬广州起义的烈士尸骸

……

50年间,这座城市每个关键的节点里,“善堂同人”来回奔走,广募善款以大施义举,推动历史的进程。


虽过去两千年几无慈善事业一说,但现代公益所提倡的理念,分明在善堂爆发式发展的那50年里,一片焦土之上,埋下了种子


彼时,大洋彼岸的洛克菲勒卡耐基等百年基金会还未成立。只是,100多年后,善堂足迹几乎无人知晓。



在时间长河里,找回善堂的记忆


1

爱育善堂

慈善事业的开端


1871年3月,广州有了第一家民间善堂——爱育。


年初,殷商钟觐平、陈次壬联同十多位同行,一口气集了38400两银子。他们买下十八甫路46~52号的大宅,挂上「爱育善堂」的牌匾。


开设义诊、施棺殡殓、帮扶弱势……过去官府看心情做的事情,绅商们年募万银,一一开展。除日常赈济,每年收容失学儿童千余人


这些善举并无利润可寻。但官府渐弱,救济瘫痪。“盖慈善事业,所以济弊政之穷。”时代交接之际,市民阶层爆发出超前的慈善理念



1878,清远洪水滔滔南袭,广州城危急之际,爱育人上下奔走募得巨款,出资支持修复堤坝,保得省城平安。


慈善事业的觉醒,此后多次助广州渡过难关


1954,爱育改为诊所……如今,只剩上下九附近一条“爱育西街”,凭人怀念。


2

城西方便医院

抗击鼠疫,力挽狂澜


盘福路,一道老旧的护城濠,依旧残留123年前广州城的记忆


1894,一场特大鼠疫肆虐粤港两地。有中医撰文记录:始于老城,渐至西关,起于二月,终于六月,先死鼠,后及人,十万有奇



彼时报纸登治疫药方


于西门外,广州绅商筹款盖平房、设病床,广请中医师诊治


疫情严峻,这里上演了一幕幕殡殓坟场、试药治病的生死离别近100天后,广州终于挺过这场严重的灾祸。



1901,这里拓展为方便医院作慈善。绅商们使用其中资金,买地买铺放租,“发典生息”,一年收取的租金达到了近2万银元


这样的资产管理模式,与现代的基金会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凭借良好的财政状况,数十年,方便医院“凡有往来商旅店夥工伴等,无论男妇老少如遇危急重症及一切时症,送到本院随到随收”,广施善举。


直至1953,方便医院与原广州市立医院合并,医者仁心得以一直传承。



3

广仁善堂

收敛烈士,不畏生死


1911,时代剧变。4月27日的下午,黄兴等人率领120余名敢死队员发动起义,直扑两广总督所


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这一场英勇之举,被后世无数次传颂。但其壮烈,依旧难以想象。


起义现场


激烈战斗持续两天


两天后,清政府城中想方设法搜捕党人,对满街烈士的遗骸置之不管,死难者亲属害怕株连不敢收葬


最后,广仁善堂冒死出面收殓,先收得72人,后再收敛多人,施棺安葬于广仁所设的义地里,也就是今天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



烈士浩气长存,生者亦不负大义。这一场义举主角的旧址,就在如今一德路石室对面


如今,这里只有一档档的海鲜干货商铺。广仁的足迹,依稀能从古籍中了解。


1890,七十二商行绅商发起创办广仁,善堂经费全由七十二行捐助,且早已有民主的萌芽。有书列其规定:“凡有捐款至十元以上者俱为堂内同人,可以随时公举当总协理之职,办理堂内各事。”


而在《全粤社会实录》一书中,则描述了广仁另一面,“以一切救灾和各大善举为宗旨。


赤子之心,溢于言表。



4

广济医院

收回路权,超越慈善


在漫长的时光里,广济医院仅留下了“九大善堂”的荣誉,和一段故事里一次不起眼的闪现


在清末收回中国铁路利权的狂潮中,湘粤鄂可谓其中佼佼。


民族利益面前,不容分毫让步。三省绅商纷纷掀起了收回粤汉铁路的斗争。


颇具影响力的善堂善董和七十二行商在广州就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集会,谴责违约的美国合兴公司,要求收回路权。




这些善堂先后挫败合兴公司的“中美合办”、“以美接美”的阴谋,在全粤民众一心的压力下,合兴公司同意废约。


1905,广州善堂绅商响应旅沪粤南抵制美货的号召,在广济医院集会决定由八善堂及七十二行举出办事员负责抵制美货。


至7月,初次参与近代政治运动的广州善堂又成立“抵制华工不用美货总所”,还以八善堂集体名义公开致电外省外埠,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政治倾向。



5

惠行善院 崇正善堂

沿袭医道 惠而不费


惠行善院、崇正善堂为今广州市东升医院前身,由银号商人陈惠甫、华侨商人陈启沅等创办,其章程明确规定了:“堂内同人凡创办善事俱归商人料理。


而看如今东升医院简单的门面,很难发现其关于两家善堂的痕迹,只有医院大堂宣传栏处有相关溯源的历史。

 


据记载,惠行善院在1900年初借地于濠畔街,开办不久迁往天平街,至1903年在晏公街购地成立“晏公街惠行善院”


门口挂着“惠而不费,行之有功”的对联。当年的劳苦百姓,患病得其赠医赠药而痊愈者不可胜数。


1944,抗战胜利前夕,广州金融动荡、物价飞涨,谷米、生油、花生、糖类、面粉、豆类、麸类,全面告急,民众生活陷入极度困境。


惠行善堂在9月发起施饭两个月,每天施赈由400多人增至1000多人。1947年施米612.5公斤,施棉衣1700件,救活了无数贫民百姓。


崇正善堂则成立于1896年12月,设在十一甫159号,最盛时南北美洲和南洋各地华侨踊跃捐款,主要业务为免费门诊,赠医施药,并与各善堂联合举办赈灾。



6

润身善社

昔日慈善,今成小学


润身善社的前身并非慈善机构,亦非绅商所创


“九大善堂”中,它的立足和存在,仿佛在印证着市民阶层,不仅绅商贵族,整个广州城的公民意识正在觉醒。


1869,大东门外绿香街,即中山三路荣华南约46号。东关汛的一些文人学士吟诗论文、以文会友。

 


东关汛即东较场西边,光绪年间,这一带时疫流行,贫苦病死者难计。文人学士见之不忍,于是捐资赠医施药。


时疫过后,求治者仍接踵而至,他们便号召当地殷商巨户及热心公益者筹集款项,扩大组织,改为善堂,聘请有名中医数人驻社,继续免费为病者服务

 

1954年,该善堂由市公益社团统一领导,停办医务,改为荣华街小学,后又并为中山三路小学荣华校区。


7

述善善堂 明善善堂

……

两大善堂的痕迹已难寻


百年后,慈善事业再光彩


广东省志愿者联合会的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5日——

广州注册志愿者为1837025

志愿者组织逾1万;服务项目逾5万

志愿服务时长达3千万小时



这个数据意味什么?如果你认识的人足够广,那么——

身边每7个人,就有1个志愿者

每个区每一带都有志愿者组织

实时发布志愿者活动。


这个数据即使放在全国来看,相信也是名列前茅。


公益慈善的发展,永远不是一日之功。但我们可以相信,慈善之城的历史只要还在,氛围有了,公益慈善事业将会不断让我们的城市更加美好。


编辑:苏赞

图:来自网络

最贴近你的广州生活圈

主张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出品


版权所有 转载须经授权


扫一扫关注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