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沿黄记[游记]

幸福525之旅 2020-06-29 10:57:58

沿黄记〔游记〕

        (上篇)

                            一蓑烟雨

 单车骑行是一种运动方式,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人生境界

           你只要有一颗自由的心和一辆单车就可以了。

           钟情于骑行在路上的状态,自由、未知、期待、惊奇可以获得、可以遗忘……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                      

                              ——〔唐〕白居易


沿黄,是沿黄观光公路的简称,号称中国的“1号公路”,以示和美国加州著名的“1号公路”相区别。这条路总投资64.5亿万元,串联陕西4市12县50多个景点,全长825.5公里的高颜值美爆的景观大道,一条沿黄河两岸陕西段走向南北布线的省级公路,北起府谷县墙头乡浩瀚无垠的塞上大漠,南至华阴县风光旖旎的秀美湿地,西部黄土风情混搭关中“小江南”,无论自驾或者骑行,都引人关注,令人神往。

八月下旬,利用休假,和单车骑友熊哥约定,不顾天阴多雨不利因素,二十日凌晨四点半起床,整装待发,六点前骑着单车到达汽车站,开启了四加二(四轮汽车加两轮 单车)骑游模式。我们搭乘上开往榆林的大巴时,西峰区已黑云压城,细雨飘洒车窗,路面湿了,街道市井宛若毕加索笔下的印象派油画了。经庆城,雨脚如麻,至华池、吴旗却是滴雨未下,华池县悦乐路边的“巧儿福居”和吴旗县城郊的“胜利山”一闪而过,快到靖边小雨又时下时停,路边新建的“王贵与李香香园”还未定睛细观就向车后倒去。

          下午四点到达榆林,在车站就近住定民宿,上街吃了一碗羊肉面片,肉精汤汪面筋道,好吃价略高。然后就在“金色榆林”地标的牌坊下留下了沿黄的第一张照。第一次到榆林,感觉街道宽广洁净,商店高档敞亮,车辆多而不堵,行人衣着光鲜,与想象中的萧瑟边塞,漫天风沙相去甚远,转而一想,近年陕北越往北,油、煤、气能源越富集,神木、府谷尤是。

          饭后乘公交游榆林老城。榆林又名“驼城”,中国最具潜力的十大古城之一,地处陕北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交界处,是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区。榆林古称“上都”,始于春秋战国,兴于明清,明朝九边重镇“延绥镇”(又称榆林镇)驻地,有“小北京”之美称,康熙皇帝赐“两守孤城,千秋忠勇”刻碑,有“南塔北台中古城,六楼骑街名天下”的美誉,如此奇特城建,神州大地实属罕见。

          晚霞夕照下,浏览这建城五百多年的榆林古街,城内有许多建于明清时代的衙署、庙宇、府邸、店铺,即使普通民居,也多是正宗的京式四合院,被称之为“老榆林”、“小北京”,老城全长两公里多,老街内文昌阁、万佛楼、星明楼、钟楼、凯歌楼和鼓楼依次排开。

      榆林早在一九八六年就被国务院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历经数百年风雨,依旧璀璨夺目,楼洞下依次车水马龙,有趣的是既有香车宝马奔驰,也有驴马拉粪之车偶尔叮铛驶过,整齐统一的门市店面,黑底镏金的商号牌匾,各色商品,琳琅满目。更有大小不等的书店夹杂其中,书香诱人,种类齐全,店员轻声细语,彬彬有礼,有一书店  正在举办“朗读者”今日荐书活动,一曼妙少女在深情朗读余华《活着》片段……

        在榆林老城,分布着迷宫般的大小巷子,有的横贯东西,纵深南北,有的形成好进难出的死胡同,如李进士巷,就是相传巷内曾住过一位李姓进士;田丰年巷,因传此巷有位名叫田丰年的正直人士而荐名;常官巷,据传此巷有一姓常官吏清廉为民而得名,这些巷名都有出处由来,有故事。

        我们试图攀登城墙,南门为老街的起始地,城门紧锁,百年风雨斑蚀,巍峨的城墙只残缺很小一段,传说中古老的榆阳桥也早已杳无踪影,破败的城墙下有几处寺庙,也少有香火经声。只好沿着城墙下陡坡钻过门洞回到住处歇息。


           二十一日凌晨,天晴日出,乘公交车出城北三公里,先去久负盛名的红石峡。红石峡周遭植被生态让人赞叹。榆溪河宛若一条翠绿的腰带从峡谷里咆哮滚滚而出,峡北有天然湖泊,瀑布飞流直下,颇为壮观。河岸东边两峡壁立,历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近二百多块题刻,大小不一,字体各异,至今保存完整,是陕北最大的摩崖石刻群,也是珍贵的大漠书法宝库。

            再徒步一公里许,游览有“天下第一台”之称的镇北台。镇北台据险临下,控南北之咽喉,如巨锁扼边塞要隘,为古长城沿线现存最大的要塞之一,是明长城遗址中最为宏大、气势磅礴的建筑之一。十一日十时许,我们离开榆林城搭车穿过古朴的城门洞向沿黄线上的明珠。

           向佳县进发。榆林城到佳县四十多公里,一路山路起伏,我不明白为何要把颇有诗意的葭县改名为佳县。

白云山

白云山位于佳县城南五公里的黄河之滨,是一座紧贴黄河岸的道教名山。县城旁边,一桥飞架黄河,连接陕、晋两省,蔚为壮观。白云山、白云观是陕北不可不去的旅游胜地,白云观依山而建,白云观晨钟为葭州八景之一,大概因常年白云缭绕,颇具仙境而称白云山,曾有“山门无锁白云封”之说,清晨和雨后效果更佳,从山下黄河滩涂登顶,拾618台阶,经四道天门,就可到达主建筑群。

            白云山建筑群为明万历年建造,成为以道为主,道、儒、释三教交汇,道观庙宇二百余亩,一百余处的宏大宫观,号称西北最大的道教场所,一点也不为过。

            观内塔楼众多,特别是一些古老建筑屋顶的石雕艺术,更是精妙绝伦,令人叹服,即使千载风雨侵蚀,虽然古朴斑驳,依然绝对震撼。

           松柏苍郁,雕梁画栋的巨柱边,默然矗立的碑刻,似乎在诉说伟人毛泽东1947年两次登山游览看戏,叮嘱当地政府要妥善保护古迹文物的故事。

登高望远,山下峡谷波涛滚滚,晋、陕北部黄土风光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原来设想山上住一宿,清早观白云、听晨钟的,但因时间有限,趁着天晴赶路而作罢。下得山来,刚骑出没有多远,天色愈加阴沉,接着下起了小雨,我俩穿上雨衣,顺着沿黄观光路往南疾驰而去。

     左手是奔腾不息的滔滔黄河,右手是石崖峭壁,双向两车道的柏油路面,少有起伏,车辆不多,有一座新修的桥梁施工在收尾,必须要从桥梁两端塄坎下的泥泞路面上推车缓慢踉跄通过。


           天慢慢黑了下来,夜幕降临,衣服内外全湿,近三十公里几乎看不到人烟,单车前灯照着黑夜和雨帘,终于在暮色中到达位于佳县和吴堡县之间的螅镇。掌灯时分,骑到镇上,拐进沟口,人、景、灯影里,觉得螅镇别有洞天,很有味道。据说历史上它是一个古渡,陕、晋两岸过河仅靠羊皮筏子和小船(鸭鸭)往来。趁吃饭整理湿衣细一打听,螅镇的螅字名称有由来,当地人说天上看该镇,镇子活脱脱像一只水螅,水螅形状像一圆筒手指,指头长一嘴,嘴周围长着几条小的触手,用手捕获食物,身体和触手能伸能缩,伸长时比正常长几倍,缩短时可恢复原状,动物学将此虫归为腔肠类。

          老乡边给我们介绍熬烩菜酸饭边介绍镇情,说螅镇原先可繁华啦,五天一回庙会,还唱大戏,秦腔、晋剧,甚至灯影神戏都有,河对面的山西也有人乘船过来凑热闹,前多年还有小伙子骑个吹了气的羊皮从河面上露出半个身子漂游过来,就像过海八仙一样,上了岸,再从挎包里掏出衣服穿在身上,一瞬间消失在庙会集市上。镇上有一处牲口市场,原来是手伸到袖子里或用帽子、手绢遮挡住捏码子论买卖成交呢……

螅镇过去叫螅蜊峪,俗称孙峪、孙宁峪。是陕西佳县紧靠黄河边的一个村镇,介于佳县和吴堡县之间,也是此间地图上唯一标注的沿黄补给点,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远在元朝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就已建村,因村子地处黄河与螅镇河交汇处,水沟池沼中水草茂盛,多有水螅、蛤蜊,因此,取其尾字求简而得名,自古有“水旱码头”之美称,是西北、西南地区东货西输的黄金口岸,也是西北与华北物资流通的纽带,著名的“走西口”的起点,一些老年人至今会唱《黄河船夫曲》。著名作家、陕西当代文学教父柳青十一岁时考入螅镇高小,在此上学一年,十二岁时转学米脂,十三岁又在螅镇读了一年小学。


螅镇坐落在黄河岸边公路西边的窝峪峡谷里,街巷、房屋不规则地扩散在西边山坡上,如果无人机航拍,肯定活脱脱水螅一只。暮色里偶尔可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旧破败的土坯白灰瓦房和过时标语,如果不是现如今的电商电器点缀其间,真是恍然如梦境一般。镇上只有一院石箍客窑数间,窑里确实宽敞,干板凉床三张,床上还罩有白色蚊帐,在昏黄的灯泡映照下,的确有点令人有点头皮发麻瘆得慌。于是决定身着已经湿透的衣服继续冒雨像吴堡县城进发。雨夜骑不快,而且骑着骑着就疲劳麻痹了,在一处弯道下坡处没有提前收车,险些侧滑漂移甩出路面,好在及时处置把控,才没有酿成事故,真是惊出一身冷汗……

快到黄河二碛时,咆哮的波涛声里,被河对面山西临县欢快激昂的晋剧旋律所吸引,原来这个镇灯火通明正在“过会”…… 

 

 

       用了七个多小时,行程一百一十多公里,终于在午夜前到达吴堡县城,开创了雨夜骑行之先河。住定酒店,已近十一点,洗了热水澡,又把所有衣服、鞋袜和行李大概刷洗一遍,直到泥沙把下水道堵塞,又把吹风拿着逐个吹,吹得电线烧坏。一看表已凌晨两点了。

      一夜无梦,早上起床问了几个酒店服务员柳青故居在哪,都是一脸蒙圈样儿,又问了街上几个人,才有一小青年答曰:张家山乡,距县城四十多公里,雨还在下,又是山区,我们决定搭车前往,而每天一趟的班车早已发车,无奈只好一百多元租车一辆。柳青故居位于吴堡县城以北的张家山乡寺沟村。当贺敬之题的“柳青故居”碑石进入我们视线时,为我们租车的小师傅主动给我们当起了导游,他说去年七月二日是柳青诞辰一百周年,这个小山沟整整热闹了一天,从北京和西安来了不少大人物,扭秧歌、打腰鼓,还安放了塑造的雕像,修建一新的“柳青纪念馆”,人满爆棚。我们只能在几处景点拍照留念,纪念馆大门内的一处院落,一半是房门紧锁的纪念馆,一半是村民居住。


       一部《创业史》,除了改霞、梁三老汉几个性格鲜明的人物依稀记忆外,印象最深的还是梁生宝买稻种的几个片断,并在近几年户外单车骑行食宿时经常闪现对比。返回吴堡县城,熊兄去美丽达专卖店购买了单车前灯,维修了刹车,我们又雨中搭车抄近道去绥德县城,路过几处新修塄坎路段,颠得一蹦老高,差点撞破车顶,幸亏头戴骑行头盔,又直接从绥德县城搭车去清涧路遥纪念馆。

路遥纪念馆  lu yao 

         纪念馆在路遥的诞生地石咀驿乡王家堡村,绥德和清涧之间的201国道东侧,与路遥故居隔路相望,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题写馆名,门前是一头昂首奋蹄的耕牛雕塑,路遥的两部代表作《人生》和《平凡的世界》像两张犁铧,印证着他的名言:“像牛一样劳动,像黄土一样奉献”,不远处的“路遥书苑”修建一新,庄重古朴。“路遥故居”在公路对面的半山腰上,也是院门紧锁,从院墙外垫砖踮脚观望,但见院落四孔窑洞,院内三棵枣树,透过窑门隐约看到那个时代破旧的三人沙发,不禁唏嘘……

       傍晚时分,天色暗了,雨也停了,我们骑行在寂静的通往清涧的小路上,坡不陡,满山葱茏,上了一架不高的山,在山梁上又骑行了一半个小时,就轻松一路慢下,九点不到,灯火辉煌的清涧县城就出现眼前。晚饭是一大盆羊肉糊卜和一大碟煎饼,吃得腹撑肚圆。

           次日大清早,骑车穿梭街道几趟,找单车专卖店修好了我的单车变速器,便沿着无定河畔走近道向沿黄公路赶去。岔路不少,走走问问,陕北沟壑纵横,石窑民居、牧民与成群牛羊不时偶遇,也暗自感叹毛主席、彭老总等当年转战陕北大山深沟,牵着胡宗南鼻子走打胜仗的情景。

      骑了七十多公里,快到中午时分,到达距黄河不到十公里的袁家沟,又顶着正午烈日持续爬坡五公里才到了高家坬塬,登高望远,想象毛主席在此挥豪泼墨抒发《沁园春·雪》的豪情与胸怀。该景区正在兴建,的确没有看头,接着放坡五公里又回到沿黄观光公路上,路的右手到处是一树树青枣,顺着黄河走不远,公路就逶迤在山的褶皱里了,翻了两架不高不低的山,又折进一道川里。

       黄河太极湾位于陕西榆林清涧与山西吕梁石楼秦晋大峡谷之间,也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湾,其实就是天下黄河九十九个拐峁的其中一个。下午三点多,我们骑到清涧县玉家河镇赵家畔村东南角一个名叫寡妇坪的最佳观赏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得母亲河在此转了一个360度的大弯,水面宽阔,水流平稳,气势非凡,尽显沧桑,登高临风,物我两忘。据说人文初祖伏羲就是据此绘出太极八卦图的。黄河太极湾的天与地、山与水、土与石、黄与绿、高与低、曲与直、陡与缓、满与缺、宽与窄,古朴与奇崛、人文与自然、历史与现实、雄壮奔放与清丽婉约竟然达到如此高度和谐,着实令人惊叹不已!

         午时已过,饥肠辘辘,水也喝尽,就停下到河渠崖上路边的菜园里摘吃了几只青红相间的西红柿,又到半山腰的一个村部讨了两小瓶纯净水仰脖喝完,经过打问,得知吃饭必须要爬十公里山坡再折进路边七公里的一个镇上去,往返又多骑十四公里.

      傍晚前到达三岔路口的另一个小镇,吃了一大碗饸饹面,香啊,面如搓搓,粗而筋道,瘦肉臊子,豆腐萝卜洋芋汤,汤宽味美。接着哥俩商量放弃四十公里外的沿黄村镇投宿,改变路线。于是打开单车车灯,爬坡,走梁,下坡四十公里到延川县城。爬坡歇了两次,一则喝水喘息,二则倾听寂静漆黑树林里的蛐蛐鸣叫,感觉不错,只是快到县城一段石子土路崎岖不平,颠得厉害……


梁家河知青点旧址  文安驿古城  

       二十四日清早,因我计划要去延川县梁家河知青点旧址、文安驿古城和郭家沟路遥纪念馆再转道延安去韩城,熊兄却要取道南泥湾、甘泉骑行回家,故就此分道扬镳。迎着初阳,骑行十公里到了延川郭家沟路遥纪念馆,这里似乎更能找到路遥作品里的更多生活场景,仔细看了又看那些展品,购买了一套路遥获奖作品改编的连环画盖章留念,并用印有路遥头像名言的环保布袋小心装好,背在后背。告别路遥故居,又骑车前行五公里,来到了距今一千四百多年历史的文安驿古镇。

       作为沟通关中和塞外的交通要道,古城墙、文州书院、烽火台、千孔窑居群等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址,无一不折射出尘封已久的记忆和故事,终于在厚重的知青墙找到了史铁生的名字,至今还能熟记他写陕北的散文名篇《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没有时间晚间住宿车马店景区,看一场陕北凄美歌剧《文安驿》了,顺着指点,从左手拐弯进入山沟,沿着两山夹一窄川的水泥路骑行五公里,就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当年插队的梁家河,引入眼帘的是他当年率领群众拦河打坝淤地的梯田,如今是药材、葵花以及其他经济作物的种植地,一派郁郁葱葱。当年迎接他肩扛书箱行走的破土路已毫无踪迹,不到十六岁的他就在此奋斗七年,担粪拉煤,修路打井,大办缝纫社、铁工铺和沼气,经过跳蚤关、饮食关、生活关、劳动关和思想关“五关”的“加钢”、“淬火”历练,前后写过十次入团申请,八次入党1申请的地方,一个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校准人生坐标的地方。

      岁月如歌,“窑洞里留下我的梦”,这句歌词萦绕在我骑行延安的路上。下午到延安城区,再次来到杜甫纪念馆和延安大学路遥纪念馆,又是闭馆,只有满操场军训的学生,和该馆馆长、延安大学文学院院长梁向阳先生电话联系也未果,只好怅然到校园后文汇山的路遥墓,伫立良久……

       二十五日,考虑到骑行韩城一线沿黄时间有限,于是决定暂时撤回休整,上午购票、拆卸单车前轮,从延安搭乘大巴,不到四个小时,中午就平安回家了,结束为期六天的沿黄半程之旅。 





关注这个大家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