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

爬白云山有感

广州李家老大 2019-10-17 11:49:02

昨晚下了很大的雨, 还行雷闪电。 我睡的很沉, 浑然不知有下雨, 清晨起来家里人告诉我的。

 

    我从阳台探头看看天色, 阴沉沉的, 象是雨后的景象。

 

    我很多年前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 如果不用加班出差, 每星期六和星期日早上, 我都要去爬山,是爬白云山, 广州除了白云山, 好象没别的山了。 当然, 下雨行雷我也不会去爬山的。

 

    对于山区的人,  白云山简直就算不上是山, 只能算是小丘陵。 不过, 广州市内就那么一座山了, 而且打白云山往南, 到珠江三角洲, 可能白云山是最高的山了。  但是从白云山看北, 就是连绵不断的丘陵一直到粤北的地带了。 这样一来, 从地理学来看, 白云山应该是远古时的海边, 从广州以至珠江三角洲都是后来由泥沙堆积而成的。

 

    白云山作为一个公园, 也算得上是大的了。 如果你徒步从白云山的南门进入, 沿着盘山公路爬上山顶公园, 再越过山背走到西北门, 约莫要两个多小时。 如果是游客, 要东看西望,那恐怕半天也走不完。 事实上白云山除了熊仁寺是一个清闲的地方外, 其他地方都是人多嘈杂。 熊仁寺比较人迹稀少,我相信和要买门票有关, 票价6元人民币。 和尚还没修炼成不吃人间烟火的神仙, 所以他们也不能脱俗, 也要收门票来维持寺庙里的香火。 当你从寺庙的门口走过时, 你常会听到从寺里飘荡出来的颂经歌, 这些歌大多没有高低平则的声调, 听久了你就会昏昏然, 心就象漂走了一样。难怪基督教的礼拜也有唱诗班, 大抵是让教徒们在歌声中感受天国的幸福吧。 我有时想, 佛教的颂经和基督教的唱诗,和D的宣传部一样吧,作用就是宣传和颂扬圣德。

 

    如果入夜时, 你站在山顶上, 你可以看到灯光璀灿的广州市,你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你住的地方, 你的心情会很激动, 一种浪漫感飘到你的心田,你会想起很多灯光下的故事, 那些和广州有关的和无关的故事。 在以前, 白云机场还没搬走时, 黄昏时候你站在白云山白云晚望的地方,  可以看到西下的夕阳, 在黄昏的倏怱里起飞和降落的飞机,黄昏的倏怱使人感到幸福时光的短暂,你也会伤感人生的有限,起起落落的飞机, 又会把你的思绪带到遥远的地方, 会想起遥远的朋友。到后来, 星光出来了, 你会想得更远, 你会想到遥远的星际, 地球和人类的未来。。。。。

 

     但是现在我却扯得太远了。

 

     我驱车到白云山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我是从西北门进去的。 我近来喜欢从一条小路爬山, 路很小很陡, 没有人工修造, 通常是一些真正的爬山客才走这条路的, 有一种真正爬山的感觉。  把车停好在停车场里, 没几步路, 就走到这条山路了。  路真的很陡, 全是泥路, 几分种后, 我就大汗淋漓, 也喘息了。 昨晚下了大雨, 落叶满地, 把路都盖住了, 幸好山地的吸水性和排水性很好, 路没有积水, 也不打滑。

  

     没有阳光, 天色暗淡, 这条小路没在茂密的树林里, 雨后的树林凉风飕飕。我穿着短袖的衣裤, 冷冷的山风吹在我的大腿上, 怪怪的感觉。 树叶被雨水洗刷得一尘不染, 泥土味也比往日浓, 城市人习惯了混浊的空气,来到这里连泥土味也觉得芳香。 我留意到白云山的树种很乱,什么样的树都有, 唯独松树很少,很可能是每年的植树运动都是种别的树种, 久而久之就把松树的生存空间给霸占了。 因而爬白云山和爬我家乡的香山不一样, 我家乡的香山是满山溢着松树的芳香。 不过, 对我这个乡下来的人说, 有泥土的气味就够了。

 

    在路上, 也偶遇别的爬山客, 他们都是几个结队的, 只有我是孤身一人。 路实在很小, 和别人相遇时要侧身让路。在路边的树林里, 我发现有几棵菩提树, 眼下正是开花时节, 很多蜜蜂围着花儿在采蜜,可以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满地是被雨打的落花。 看到菩提树, 我想起了佛教,我又想起我读小学时, 我的学校有一棵很老的菩提树, 长在孔府庙的旁边,。夏天一到, 果子就成熟了, 我们家很穷, 那时候大家都很穷, 没钱买水果,就老是等着下雨打风, 等着被雨被风打下吹下的菩提果, 想想那些往事, 自己就觉得心酸,但是,那时毕竟是快乐的。我想起海涅的诗:“ 你看这菩提树叶!它的形状像一颗心;所以热恋的情侣,最爱坐在菩提树荫。”

 

     我在这环山的羊肠小道走了近一个小时, 穿过一片竹林, 走到一个树木参天的小山坡, 这里阴不见天日, 四周生长着蕨类植物, 我知道这些植物是和恐龙同一时代的, 那么说白云山也是很久远的了。 北方人都说广东是南蛮之地, 但是广东两千多年前就有南越国了, 这有南越国博物馆为证,出土的文物造工很细 , 文化渊源很深。 再说广东河源地区还发现大量的恐龙化石, 谁能说广东没文化? 如果谁说广东没文化, 那么他就是没文化了。 广东人因为务实, 低调,对政治没野心, 也因为普通话讲得不溜,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常被北方人取笑。

 

    走着走着, 我居然迷路了, 我走进了一片乱草当中。 我觉得有点好笑, 心也有点急, 我环望四周, 觉得自己一定走错方向了。 我觉得有点阴冷, 发现自己走进一片古老的墓地, 草丛中树着很多墓碑,我不知道是否有另类在看着我, 笑我。 我不怕, 我这一生中从没害过人, 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都要受到伤害的话, 那就是天没眼了。 而且, 我也过了点着油灯看《 聊斋》 的年纪了, 那些小倩青凤田英们我也不怕, 她们都是善良的女鬼,遇到她们也可能是一件有趣的事儿, 就是《画皮》中的恶鬼我也不怕,生活中那些披着人皮的恶鬼我都不怕, 我怎么会怕另类呢?

 

    我毕竟是学航海专业的, 看天文地理辩方向是我们的本行, 我定了定心, 转眼间我就知道正确的方向了, 走出这片墓地, 我找到了被落叶盖住了的小路, 走下山坡, 到了黄婆洞水库了。

 

   水库边上坐满了钓鱼的人群, 生趣盎然。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  我好象走过了两个世界。。。。。。明天我还去吗?

 

 

2018-06-05


lsx


Copyright © 广州跟团价格分享组@2017